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人力资源之职场顾问 阅读(571 评论(0)
分享到:
mwmelody  2017/10/24 17:58:49 回复

职场的痛苦,无谓的,要躲避,其余的,可以当做磨砺。

职场,你是璞玉一块,不经历痛苦的修刻,怎会成为完美的精品,不是精品又怎会放置在最耀眼的位置,没有人仰慕,又怎能卖个好价钱。

有的时候李南韵对自己说,你没有好的出身,没有好的背景,又想过好的生活,凭什么,只能凭自己啦,自己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就会有什么样的付出,所有的一切都是公平的,关注自己,成就自己,遇事,无路可走,只有一字“拼”。

李南韵撅着嘴,看着电脑屏幕,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摇了摇头,把电脑关上,下班回家陪家人了。

第二天一上班,李南韵依然笑呵呵的出现在办公室里,新的一天,从“心”开始。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查看昨天晚上梳理的今天的工作内容,快看完的时候,李南韵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邮件了。

邮件的内容很简单,星期二上午十点参加工作总结内部沟通会。原本这是没什么的,但是鸿鹄咨询的咨询项目内部沟通会,经常会非常的麻烦,为什么呢?首先还是公司业务非常的多,其次人手不足,所以很多时候,公司会把部分的咨询项目分给咨询项目组以外的员工处理,但是项目还是会挂在相关咨询的顾问手里,也就是说,你做好了,成绩是人家的,做不好,责任是你的。

邮件的下方把要讨论的内容都放在附件里面了,而这些附件中,李南韵粗略的看了一下,六个项目,其中有2个是属于比较小的项目,另外四个项目比较大,而且其中有几家公司李南韵也是了解的。

想着想着,李南韵头就大了,不怕别的,就怕咨询组会想方设法多给自己项目,没有办法,事情也确实忙不过来,同时自己也是股东。

本想着自己做了老板,就会很轻松,没有想到,老板是做成了,钱也比以前多了,但是比以前更累了,压力也比以前大多了。

以前上班的时候,高兴就多做点,不高兴就少管点,反正老板也看不到,现在不行了,有订单就要接啊,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十点前,李南韵准时的走进了会议室,等着他的依然是笑呵呵的邵琦和韩跃飞。

“还是老李准时,比老张强多了。”邵琦调侃的说着。

李南韵一听,这是话里有音啊,看来今天的这关不好过啊。“哪里啊,我都差点把今天的会议给忘了,最近不知道怎么的,手里的工作多的不得了,我还在想呢,这段时间我也没有偷懒啊,怎么事情这么多,本来还打算带孩子出去玩呢,这会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李南韵说完,拿眼扫了一下对面的两人,邵琦老奸巨猾,面上波澜不惊,而韩跃飞不然,明显皱了一下眉头,这个细微的动作马上恢复如前,并笑呵呵的说“工作多,说明你老李能力强啊,还有就是咱们公司业务好啊。”

“跃飞这话我爱听,如果可以的话,再多接点业务,不只要我忙,大家都要忙点,我昨天看了一下邮件,你们咨询业务好像也增加了很多,应该马上就忙不过来了吧。”李南韵慢条斯理的说着。

邵琦眼睛闭了一下,又慢慢睁开,“你们俩还是少说一点吧,一会老张一来,再安排点其他的工作,你们就有的苦了。”

两个人一听,都摇了摇头,做无奈状。

邵琦刚说我,张睿远就推门进了会议室。“好像有人在说我啊。”

“老邵,我以前说过吧,不能在背后念叨人,念叨谁,谁来。”李南韵开玩笑的对着老邵说。

张睿远坐好了位置,把资料放在自己的左侧,把自己的笔记本放在右侧,“好了,人都到齐了,我们开始吧。”

其余三人也是调整了一下坐姿,把笔记本都打开,准备随时做好记录。

“今天是老邵组织的会议,还是老邵先开始吧,好吧”张睿远低着头,在笔记本上开始做着记录。

邵琦清了清嗓子,“各位啊,感谢来参加这个项目前期研讨会,小韩在邮件里已经给我们发了附件,一共有六家公司,但是这里面有两个公司是第一次合作,所以项目比较小,另外四个在过往我们有过服务,效果还可以,对我们比较满意,所以这次属于再次合作,但是呢,毕竟有六个项目,我们咨询组除了这六个项目,手里还有十一个,这边实在忙不过来,都属于在玩命了,我们也想过是不是把项目转让出去,但是呢,首先老客户只认我们鸿鹄咨询,新客户呢,虽然我们可以转让出去,但是呢,新客户是我们未来的业务源泉,如果我们放弃新客户,就等于放弃我们自己了,所以呢,现在没有办法,只能请大家来一起研讨一下,看看这些项目工作能不能得到其他部门的支持,我呢没有叫培训组的,主要这个方面他们也不擅长,所以今天请了老李过来,因为我知道老李在咨询方面也是很强的。”

李南韵听着听着就听出味道了,邵琦说的,和自己来之前想的是一样一样的,但是这个时候李南韵没有吱声,他在等,等张睿远说话,所以李南韵这个时候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张睿远。

张睿远整个过程,都是低着头,手不停的记录着。见邵琦没有继续说,张睿远抬起头“老邵还是继续把项目挨个介绍一下,从业务金额多的开始。”张睿远说完又把头低了下去,他没有去看李南韵。

李南韵眼珠转了转,心想这是几个人合伙挖坑呢。

“老张,老邵,我感觉这样太费时间了,既然老邵把我叫来,肯定是想把一些工作分给我的,既想征求我的意见也想征求老张的意见,但是你们也知道,有些项目本身就是老邵和跃飞以前做的,人家也是信任他们,所以这些项目不可能让我来处理,我呢,也是属于非专业的,出出主意到还行,如果不怕我坏事呢,可以分我一个比较小的项目,因为我这边本身的业务也比较多,但是我自己想办法,克服一下,再怎么说,咱们鸿鹄咨询,也不能把咨询的牌子砸了不是。”李南韵心想,既然你们都这样了,主动总比被动要好吧,主动点,要个轻松点的活,被动的话,人家把好活抢走了,自己怎么办啊。

听到这里,其余三人嘴角都有些微微上翘。

还是张睿远,抬头看了一下李南韵,“老李还心急了,老李这样好吗?”

“什么好不好,我们要讲求效率,无用的动作能减少则减少,再说,咱们是什么啊,伙伴,我们在一起就是团伙,如果我们心里都只想着自己,没有为公司贡献的那团火,就不是当初的我们啦”李南韵心里这个骂啊,不是骂对方,是骂自己,傻的还冠冕堂皇的。

张睿远把笔放在笔记本上,笑呵呵的说:“还是老李啊,有老李在我就不担心,咱们老李就是最强粘合剂,有老李在,咱们肯定是最佳团队。我支持老李。”

邵琦看李南韵都说到这份上了,心里有些许汗颜,但是他知道自己转身就会忘记的,给自己定义岁数大了,容易忘事。“还是老李,这才是伙伴,这样,我们咨询组肯定要扛大头的,老李你自己随便挑两个,挑哪个是哪个,你看怎么样。”

李南韵眼睛睁的圆圆的“别啊,我刚才不是说了,挑一个嘛,老张可是听见了,他也是支持我的。”

听到这,邵琦和韩跃飞同时看向张睿远,张睿远心里想笑,又不能笑,都快憋不内伤了,“老邵,小韩,刚才,老李确实说过挑一个的,而我也确实说了支持老李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想哪个项目给老李,还是老李自己挑个项目啊。你们自己研究吧。”

“老张,老邵刚才不是说让我自己挑吗,我这人你们也是知道的,自来熟,不管咱们认识不认识,都是一样的自来熟,我呢,也就不客气了,你们把华东伟业的项目给我吧,新项目,而且不大,我想自己还能应付的来,你们看呢。”李南韵见缝插针,提前把该说的话都说了。

邵琦和韩跃飞也是无奈,能怎么办啊,人家把话说的滴水不漏,而且把自己说的漏洞全找出来了。只能认了,不过再怎么说,人家也算帮了咨询组啊。

韩跃飞想了想“老李,你看这样行吗,华东伟业的项目归你,我们没有意见的,但是,我手里还有个东方检测的任务,您看能不能转到你这样,就是个普通建议征询,耗费不了多少时间,而且我记得你以前也在这类的公司工作过,比我们要顺手的多,我们也好集中精力攻克这几个难关。”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李南韵也不好直接回绝,“我看这样吧,我先把江苏伟业的项目处理一下,如果还有时间,再把你的东方检测也接下来,你先把东方检测的项目发个邮件给我,我好先熟悉一下。好吧”

就这样,李南韵算是领回了一个半任务,也算比较好的结果,回到办公室,李南韵抬着头望着天花板,满脑子里全是不想干活,不想干活,不想干活。但是不是你说不想干活就不干活的,看着邮箱里又多出来好几封邮件,无奈的叹了口气,其中一封就是东方检测的。李南韵也懒的打开,先研究一下华东伟业吧。

华东伟业是一家多元化的综合性企业,业务涵盖房地产开发,建筑,金融,混凝土等多个行业,此次项目是为集团未来发展做战略规划和各业务模块关联梳理。整个业务工作量不算很大,但也不小。

李南韵叹了口气,播了个内部电话,一会功夫,沈妙晨就敲门进来了。

“李总,听说你又一次成功的逃脱了邵总他们的围剿,红军胜利了。”沈妙晨带着坏笑说着。

“胜利什么啊,只能算打个平手,我不还是带着任务回来了,不过呢,比上次少,这次算是一个半,答应一个,另外一个暂时没有答应,不过可能也会接过来,来,你看看这个项目,顺便约一下华东伟业的黄总,我想看看对方什么时候有时间,先拜访一下,探个底。”

沈妙晨边听边做着记录,两个又聊了一会,沈妙晨才出来。

一会功夫,沈妙晨就把华东伟业的黄总约好了,时间星期四下午14:00,地点华东伟业黄总办公室,确定好后,通过微信发给了李南韵。李南韵只发了个收到的表情。

对于见客户的准备,自然不用说,李南韵心知肚明,但是知道归知道,准备自然要充分些,对对方的摸底有时候也是要考虑些的。

星期四下午,李南韵和沈妙晨提前出发,在华东伟业公司的楼下等了20分钟后,13:50走进了华东伟业的大门。

看了一下华东伟业的建筑及装修风格,李南韵的第一感觉,这家公司应该属于土豪级的,但是又有种粗线条感。李南韵也没有多想,见见这个黄总再说吧。

通过前台,很顺利的来到了黄总的办公室,双方寒暄了一下,秘书也送进了两杯温水。在李南韵随意品评了一下黄总的办公室后,进入了双方谈论的主题。

黄总大体把华东伟业给李南韵介绍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进入访谈的话题,而且和客气的向李南韵提了一个自己认为的难题。

“李老师,我们集团下属的公司真的实在太多,而且最近公司准备成立海外板块,准备在菲律宾建一个水泥厂,现在属于筹备阶段,不过即使筹备,也是很麻烦的,没有人啊,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面试了一个比较满意的候选人,但是现在卡在这个人薪酬上面了,这个人要我们300万一年,不是我们老板不肯花这笔钱,关键如果这个人进入公司,按照这个薪酬,会打乱公司现有的薪酬体系,不知道李老师在这方面有没有好的建议给我啊。”

李南韵一听,这哪是请教啊,这分明是在试探自己啊,对方想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如果回答的不好,后果可能不好说了,如果回答的好的话,项目会顺利的做下去。

“黄总,这个问题呢,不是不能解决,但是要想更好的解决,我现在不能马上回答你,我今天会回去做个详细的研究,然后出一个更贴近贵公司方案,你看这样行吗?”李南韵给自己留了一个缓冲的时间带。

黄总一听笑了笑“没有问题,我也会给李老师一份详细的资料,如果有哪些这里说不清楚的,直接给我打电话。”

“谢谢黄总。”

李南韵和沈妙晨又问了一些华东伟业的问题,大约一个半小时后,两人起身告辞。

回来的路上,李南韵就一直在想华东伟业水泥厂的问题,在李南韵得到的信息里,老板很土豪,不差钱,但是如果招聘进来这个人,首先把自己公司的薪酬体系打乱了,其他同级别老员工怎么办,而且有些是跟自己打江山的老臣子,思想觉悟不高,个人利益至上。其次,新建海外板块未来利润可观,对于海外板块的负责人,300万对于公司应该不算什么。

李南韵叹了口气,又是两难的问题,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一个分神,李南韵差点追尾,惊出一身冷汗,也把沈妙晨吓了一跳。

没有心思再想,那就索性暂时不想,有时间,找个安静的地方再想想。

2017/10/24 17:5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