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企业创新——日美减少中国乱来(转载) 阅读(385 评论(0)
分享到:
rewiu  2017/4/5 10:25:47 回复
对于企业创新,日美越来越少了,而中国是越来越乱了,下面逐一分析。


日本企业创新为何减少?


主要是企业对员工创新没有给予应有的回报,而是占为己有。如此抹杀了员工的创新动力,所以,日本在匠人精神即质量精益求精之后,就难以引领日本经济高歌猛进了。


由于匠人精神并不设计技术创新,仅仅设计原有工艺的精益求精,实际上,匠人精神无形之中也成为阻碍技术创新的力量。另外,日本三六九等的论资排辈,让日本企业高层管理者都市老年人,而非年轻人,年轻人再有能耐也进不了日企高层管理。


今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中村修二说,他说在日亚化学公司工作时研发了蓝色发光二极管,今年与其他两名科学家因为该项目获奖。但是,1990年中村修二就申请了专利,为公司带来1208亿日元收入,但是公司在1993年只给2万日元,相当于185美元,1999年,中村修二辞职该公司,2001年8月向东京法院起诉公司,法院判公司支付200亿日元,法官说应该得到的是600亿日元。


笔者认为,员工创新回报被抹杀、论资排辈忽略年轻人的能力、匠人精神即是动力也是阻力,一起成为限制企业创新的力量。所以,日本家电质量飞声全球之后,在手机、电视机、半导体、太阳能领域落后与外国了,经济也就失去了动力,加上日本人口老年人特别多,能够干活的人口并不多,外人到日本由于语言没办法沟通,所以,振兴日本经济还需要通过推广英语才行。让外国人才能够及时融入日本。


美国企业创新为何减少?


虽然美国是个破除垄断的国家,凡是熟悉美国反垄断法的历史的,都指导美国是没有垄断的。实际上,这是误导,在美国垄断很多,很多创新产品由于会影响老产品的市场蛋糕,所以,老产品企业必然会给予极大的阻力。有些时候,阻力并非来自别的企业而是本企业,怕推出新品影响老产品的市场空间,日本企业也有这种阻力,美国企业也是有这种阻力。所以,很多时候,垄断并非仅仅来自外部企业,而是来自内部企业。


比如中国医药企业,总是想方设法阻碍进口药品,这会抢走自己的蛋糕,导致老百姓医保费用很大。所以,笔者早就提倡中国与印度仿制药合作,今年习近平访印总算拉开合作仿制药的大门了。同样,美国一些企业也是如此,对中国等竞争对手产品、投资、收购等视为眼中钉,通过鼓吹国家安全、军事机密、国家补贴不公平、游说等,让外国企业在美国发展泡汤,中国屡屡成为最大的受害国,这种情况导致美国缺乏创新的动力,结果在高铁、太阳能等领域落后了,而一些航空、卫星、导弹领域逐渐被别的国家追上。


过度重视金融市场,忽略企业发展,股票所得税只有15%,而企业所得税是35%,这是造成企业负担的关键。银行大量做投行,很少进行企业贷款。个人消费信贷机构像上海便利店一样随处可见,美国经济布局不利于企业创新。


另外,硅谷创新是全球商品紧缺时代的产物,现在是全球商品过剩时代,仅仅依靠技术创新是不够的。还需要销售创新、产品创新、包装创新、服务创新、渠道创新、品牌创新、营销创新、组织创新、管理创新等等,实际上通过这些创新,一样促进企业业绩狂奔。笔者认为,这些创新可以给制造企业带来年收入新增50%-300%,但是,美国制造业对经济贡献的比重不大,变成创新对经济贡献力度比较少。


中国企业创新为何乱来?


中国企业对于创新目前还仅仅停留在概念层面上,要么走科技孵化器模式,要么大力发展高科技园区,要么把创新理解成技术创新、组织创新、管理创新、结构创新、服务创新这种理论层面上,要么用研发占企业收入的比重、占GDP的比重、占个人收入的比重来衡量。


我们看到近日国家统计局的新标尺里面,也存在这种创新乱来的迹象,比如,R&D经费与GDP之比,每万名就业人员R&D人员全时当量。很明显,把创新过度集中与研发了,这是误入欧盟创新歧途之举。


笔者认为,销售创新、渠道创新、包装创新、服装款式创新、品牌创新、技术应用到各行各业去改造产品创新,这些才是对中国制造最有效果的创新。然而国内创新被引向技术原创、核心技术、制定游戏规则这种羊肠小道上去了。不能说这些不重要,但是这些会有损于中国巨大的就业量。创新需要考虑的是经济新增总量蛋糕而非尖端经济新增蛋糕,我们以英国与印尼对比,印尼没有英国巨大的金融业,也没有巨大的豪车品牌、领先发动机、一级方程赛车,但是,经济总量就是超越了英国老牌工业大国。我们不能说英国这些制造业皇冠不重要,但是由于市场总量有限,就像奢侈品牌市场总量有限一样,锁业大力发展奢侈品牌的法国、意大利、英国,经济并没有强大的动力。


很明显,中国创新需要从最大新增经济蛋糕角度去思考才正确,技术创新、核心专利、制定游戏规则的确重要,但是,比这些更加重要的是销售创新、渠道创新、服务创新、包装创新、品牌创新、技术横向应用、服装款式创新、营销创新,这些是最能让中国经济发生巨大变化的,这些创新才是主要的,然而,无论是中央政策还是地方政府政策,均与之失之交臂。创新被引向羊肠小道的技术、产学研、孵化器、研发比了,这是乱来。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日美在创新方面有制度深层次的阻力,也有企业内部的阻力,而中国创新乱来,即有政策方面的误导乱来,也有过度崇拜缺乏对欧盟创新认识超越的研究能力,创新的主要方向应该从新增蛋糕方面去考虑,目前的中国需要的就是这方面。实际上,中国目前在技术研发方面还缺少欧盟深厚的基础,缺乏资金积累、技术积累、经验积累,而且中国产品目前需要不是技术上的垂直前进,而是水平前进,乱进创新,只会让中国经济承受转型之痛。


作者简介:吴东华,知名经济专家,预测欧美元趋势第一人,第一经济整合专家,服装战略专家,印度经济专家,外贸专家,世界经济专家,创新专家,前商务部国际经济合作学会经济研究员、前商务部中国企业走出去研究中心顾问。提出解购论淘汰并购论,抛出第四驾马车进行一系列整合创新,吴东华用第四驾马车精髓指导过美国大使馆、伦敦ARM、法国ENSAAMA、巴黎O.G.F.D.I、德国《明镜》等国内外数十家机构,指导技术创新、渠道创新、销售创新、款式创新、包装创新、服务创新、产业区创新、打造全国品牌国际品牌国际名牌,网络搜其《全球缺乏“离岸”经济创新认识》(创新最好研究),用第四驾马车精髓指导企业各种创新带来业绩年新增50%、100%、200%、300%不等,经济研究范围、指导范围、指导企业收入新增速均超过顶尖经济院长,详见吴东华网易官博。
2017/4/5 10:2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