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台湾出身经理人有什么秘诀在大陆如鱼得水(转载) 阅读(332 评论(0)
分享到:
asp333  2017/2/17 14:24:15 回复
有这样一群“候鸟”经理人。他们根在台湾打拼大陆;他们是跨国公司开疆拓土的功臣,又心情复杂地看着内地年轻人成长;他们刻意远离政治是非,但总不可避免地尴尬遭遇;他们聚居在一起,唱同样的闽南歌,在职场上互相照应,彼此间感同身受,但却生怕被人叫做——“台湾帮” 
    “捍着风琴提着吉他双人牵作伙,为着生活流浪到淡水……想起故乡心爱的人将伊放昧记,流浪到他乡重新过日子……人生浮沉起起落落毋免来烦恼,有时月圆有时也昧平……有缘无缘大家来作伙,烧酒喝一杯乎干啦乎干啦……”
    这首《流浪到淡水》在北京上海著名的KTV钱柜和歌来美都是一首点播排名相当靠前的歌曲,虽然内地很少有人会唱这样拗口的闽南语歌曲,但是很多来自台湾的商务人士几乎每次聚会时都要一唱为快,就像他们当年在台北的钱柜和歌来美曾经唱过的一样。
    两岸的经济纽带从未像今天这样紧密。目前台湾常驻大陆的商贸及其他专业人员已经达到五六十万以上,换言之,台湾十分之一的就业人口在大陆工作。而且这个数字还在迅速增加。
    他们中间,除了那些台商子弟兵和自己赤手打天下的创业者外,还有一群宝岛来的专业经理人——十多年前,他们跟随着跨国公司开疆拓土,充当先锋,见证过喧嚣与骚动,分享过光荣与梦想;而今天,他们的佼佼者已经成为跨国公司在华的中流砥柱,肱股之臣。据《中国青年报》的一份调查显示:大型跨国公司在华最高管理者中,除了外国人占44%,台湾人占到10%,还有外籍华人占17%,(其中大部分具有台湾背景)。
    在IT、通讯、消费品等行业的跨国公司中,台湾经理人占据了大半的高管位置,甚至成为国内企业的猎头目标。他们的知名度不会比本地的企业家逊色多少。微软的陈永正、惠普的孙振耀、摩托罗拉的时大琨、思科的杜家滨、柯达的叶莺、GE的陈治……这个VIP名单可以毫不费力地拉得更长。
    为什么这些台湾出身的经理人能够在大陆市场如鱼得水,为什么他们能够在跨国公司管理层中不断上位,而来自香港、新加坡的经理人地位却在下降;除了勤奋,敬业、严谨细致的特质之外,台湾的职业经理人还有什么脱颖而出的秘诀?在台海两岸复杂的政治气候下,他们如何圆融自处,这些都从来没有圈外人知晓。
    为什么是他们
    欧美跨国公司里有个流传的说法是:新加坡经理人办事规范,最有西方色彩,但是缺乏东方文化理解;香港经理人常常是超级推销员,业绩至上,适合开拓初期市场;台湾经理人有两者之长,尤其有一定的战略眼光,所以才能备受青睐。
    台湾学者王宇清对台湾人的精神性格曾经进行过这样一番论述:中华文化有“耐劳、互助的精神”,台湾人民家风世袭,故而无不刻苦耐劳,团结互助。除了桥梁的角色,台湾背景的中国先生,在国际猎头(head hunting)公司的评价是,做事实在、处事长远,兼做苦工。
    为国际信息科技大企业寻觅首席执行官(CEO)人才的普群企管顾问公司董事长张堂桢曾形容,“台湾的专业经理人是,秧苗一插下,不管狂风暴雨来;即使雷声大作,该插秧就插秧。”目前台面上看得到的中国先生,大都是在大陆深耕十年的结果。而外商外派中国,常常三年一任,熟悉中国要两年,一年后又走了。
    陈永正被微软“挖角”担当大中华区CEO之时,一位国内电信运营商的副总告诉《环球企业家》,政府对他的评价和印象非常好,几乎没有未与他喝过酒的省级信息办和电信运营商的官员。因为和他谈话的人都会感到很舒服。
    “台湾经理人和内地的人就文化背景像吗?是连长得都很像。”用友集团CEO何经华喜欢板着脸说幽默的话。他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时说,在很多外企和大型公司中,台湾人多于大陆,在于两岸开放时间的长短不同。多年来,台湾在美国留学生的数量在美国居首位。经理人阶层的养成是个时间问题。
    吴世雄,这个喜欢别人叫他Martin的快乐的经理人从1992年担任美商莲花中国区总经理开始,已经和中国结缘整整12年了。他还担任过信息龙头英特尔的大中国与亚太行销总监,和E禅中国区总经理,现在是微软中国区战略市场部首席营销官。
    他认为台湾经理人身上最成功的地方是既有中国特色,也有美国色彩。1960、70年代开始延续到1980年代,台湾出现了一股出国热,当时吴世雄全班一半同学都出国了,不出国的人好像成绩不行。这是非常典型的台湾出国潮。所以这一批四五十岁人的背景,是非常典型的中西结合。他们背过诗经、论语,写过毛笔字,后来又在美国接受教育,开始走入社会时第一个职业也是美国公司,对美国的商业理念理解得非常透彻。
    专为苏州上海一带台商服务的昆山汉邦咨询公司首席顾问李仁祥认为,这种中西文化融会贯通的背景对他们成为大公司中国区的总裁十分有益。跨国公司选择中国区首脑的要素主要有三个:一定的专业背景知识、管理能力、杰出的沟通能力。
    商务部国际经贸研究员、跨国公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蔡林海博士指出台湾市场的特点也帮了台湾经理人的忙。台湾和香港的市场化程度走在大陆之前,相伴而生的商务环境也完全不一样。很多跨国公司都有借助香港的金融和税务的经验、借助台湾经营和技术上的经验来做大陆业务的考虑。
    这些在大陆走红的台湾经理人,身价也是价值连城。北京浩竹猎头公司总经理王长江说,“这些IT大企业的中国区总裁,一般年薪高达40—60万美元,这还不包括手上的股票期权;如果坐上亚洲区总裁,年薪可喊到100万美元。”
    何经华离开宏道后有很多其它的机会,明确的offer不下4个,从企业知名度和对企业的熟悉程度,用友都排在最后一位。但是何的专业背景和国际化管理能力让用友董事长王文京大为欣赏,不惜在2002年以高达500万元人民币的年薪邀请他从前宏道信息北亚区总裁出任用友集团CEO,据上海荣正投资咨询公司排出的排行榜,这个年薪今年仍然雄踞首位。一年过后,用友的头号对手金蝶也聘请了一位曾在惠普历练过13年的台湾经理人金明担当首席战略执行官。
    何经华认为这个职务非常有挑战性,用友现在不是跨国公司,但是他有机会把用友做成跨国公司。就职时他说:“我将把每天的工作都当最后一天做,别人说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我加一个字:当一天和尚,撞好一天钟。”
    安海斯-布希亚洲有限公司大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程业仁10年前在上海销售啤酒的时候,公司只有他一个人。10年来,他把百威(武汉)国际啤酒有限公司扩建4次,将使其产能跃升至32万吨,产量只占中国啤酒1%的百威,利润率一直占国内的前5名,被公认为是在中国运营状况最佳的酿酒商之一。
    他认为外企进中国一般有三个用人的阶段,第一阶段是一个总公司派来的欧美员工,比较了解公司文化和产品;在第二个阶段可能会找一些台湾香港优秀的资深的管理人员,与内地基本上文化相通,但是又理解外国公司管理的原则有沟通经验的人;第三阶段就是本土化。他把这后两个阶段比喻成“打江山”和 “守江山”,需要有不同的管理能力。
    但是他认为做跨国公司中国区的工作,最重要的是——沟通能力。台大毕业、有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MBA学历的他比较容易让总部理解自己在中国要什么。“对总部的老板,要争取跟他能够发生共鸣。” 程业仁说,“要细致分析情况,但是千万不要总强调This is China。”2017/2/17 14:2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