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训练你的领导力(转载) 阅读(343 评论(0)
分享到:
shaln  2016/11/25 11:07:15 回复
2009年3月11日,与罗伯特-托马斯在清华的见面,实在是正逢其时。
3月9日晚,20多位清华EMBA中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回母校座谈,比比皆是当前的经济挑战以及他们所经营的企业面临的压力;10日晚,与一些即将毕业的清华MBA同学座谈,焦点是大家所面临的就业压力和其中折射出的人生困难抉择;而11日晚,罗伯特-托马斯在清华经管学院的演讲,题目恰好是《在危机中锻造领导力》!当然,这不是简单的巧合,我与托马斯聊天时,他说到最近半年多来邀请他讲这个题目的政府、公司、机构激增,一派“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景象。
托马斯的《领导是怎样炼成的》,尽管书名中没有出现“学习”两个字,但其核心就是“学习”。书中强调了“熔炉”,这与他上一本跟本尼斯合著的书有很密切的联系;书名强调“领导”,但实际上,本书中所谈到的很多“修炼成长之道”,绝不仅仅适用于领导者的培养和造就;从某种意义来说,它讲述了作为一个人,成才、成功,更是成“人”的方法。书中的多个训练直指本心,让我们有机会,更有勇气和智慧去思考我们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对于周遭他人,究竟如何,究竟为何?
这在当下,这些洞见极为关键,也才振聋发聩。在繁荣和增长的日子里,人们,不,我们,无暇,也不肯去反省自己的经历,总结自己的得失,站到“阳台”上去看看“舞池”中拥挤的我们在欢欣中麻木,在忙碌中茫然(此处的阳台和舞池,是借用海菲茨教授常用的比喻)。只有到了逆境和停滞成为普遍状态的此刻,在生存和变化迫使我们进入新领域的此刻,托马斯的访谈和研究,才产生出这么强烈的领导力启示,帮助我们从熔炉中成长为领导,而非堕落为自怨自艾的失意青年;帮助我们学会如何修炼领导之道,而非侥幸于又偶然地闯过了一关。正像赫胥黎的深刻洞察:经验并非个人经历之事,而是他如何应对其所经历。
因此,“重塑”、“创建意义”在危机、萧条、困难的时候,最不可或缺。倘若我们消极地解读,就可能带来被动的抵挡;而如果积极地面对,也许会有全新的机遇。我们今天,信心谈得多,有点儿滥,也有点儿懒,因为我们没有创造性地进行“范式转移”。譬如,靠扩招研究生来解决大学生就业的困局,是否是见招拆招的小聪明,却少了另辟蹊径的智慧?在“熔炉”访谈中,你会读到“为美国而教”的创立者的故事,也许除了感叹之外,我们也能由此认真思考一下,“为中国而教”的可能性?
大量研究表明,区别成功与不成功的管理者的关键,是从经验中学习的能力,也称学习敏锐度。看重当下表现,忽略学习潜力,常常会让很多公司的领导力培养计划落空。有研究显示,高达71%的业绩突出者并非高潜质人才;这些人升职后,业绩变得差强人意,因为他们没有掌握更有效的从经验中学习的方法和策略。因此,对大公司和管理者而言,学习这个L打头的词,乃是领导这个L打头的词的基础!
托马斯的许多结论富有启发性,却多少有点儿过于西方化,特别是谈到学习,他的访谈对象和他的理念局限,让他很难体会到东方文化下的人在学习时常常遇到的一些瓶颈—面子问题,羞耻心以及心理不安全。就拿我在领导力培训课程中的尝试来说,书中第5、6章个人学习策略部分的几个练习,对于中国人来说,回答起来绝非易事。从小到大的文化养成,包裹起我们的心,不愿直面这些问题。而东方式的个人学习策略中,我至少建议加上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钝感力。当李安执着于导演的志向时,事业不顺,在家中当“家庭妇男”的那七年半时间,当然是“熔炉”体验,但靠的不是“赋予正面意义”、“设计学习策略”。渡边淳一作为善于移情思维的日本人,提出“钝感力”而非西方人常讲的“复原力”来作为人们学习和成功的要害,可惜,这种提法至今尚未受到领导力学者足够的尊重。
书中,砰地一下触动我内心的一句是:如果你没时间练习,而你又想改善表现,你就必须学会在表现时练习。这是我经常观察到的企业中高管人员的一个困惑。我还记得凤凰卫视的窦文涛在被质疑是否“时间挤满、头脑榨空”的问题时的回答,他说,每一次的访谈、节目主持,都是提升自己的训练,“既是表演,也是充电”。书中的第4章,提供了一些很好的洞见以及有效的办法,比如“招聘”导师,及时寻找“反馈”,等等。作为教师,我也记得自己下课时常常急急忙忙跑回办公室的样子,赶紧将授课时涌出的一个新念头记录下来,或者标记出学生们这次反馈中的一些新变化,甚至努力再现某次问答中的场景。高管人员切不可将360度评估的结果作为成绩单,而应将其作为高尔夫训练中的“动作矫正录像”,目的只是帮助你从新手变老手,老手变高手!
我也深深地被书中的一句断言所刺激:当你的老板是个混球的时候,你的学习可能会停止!真是如此,因为,你会将一切糟糕的现状都归咎于他,而不再思考你从中能够学到什么,长进什么,改变什么。很多时候,你会熬,你会忍,但你不学习。人们同情你,宽容你,但日久天长,当混球老板下台后(尽管概率不像很多人想像得那么高),人们面前的你,并非磨砺十年,锋自苦寒来的宝剑,而可能是一个小量级的混球。(今天这个混球,可能就是所谓的世界范围的“金融危机”,或者是我国去年的那场乳业危机。它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成为一个企业学习和成长的熔炉,又会在多大程度上被很快地忘却—风过后,依然故我。这当中,是否归罪于外因,是至关重要的。我听到不少乳业的高管有所谓的“倒霉论”,将危机的根源解释为坏运气,或别家企业的过度冒险,听来深感不安。)
书中引用了篮球著名教练奈特的一句名言:人人都希望赢,可没人喜欢训练。确实如此。当晚托马斯在清华演讲结束后,我问一位学生,印象最深的一点是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原来抱负不是梦想,而是你愿意为梦想付出多少艰苦的努力!托马斯以一个奥运滑冰冠军的访谈为例,很多人羡慕这位冠军,问她取得成功最关键的技巧是什么?“技巧”,这位冠军回答说,“就是每天早上4点起床,4点半穿好冰鞋下到冰场里去练习!”以这一标准来衡量,我们当中,有多少人的抱负可以称得上是抱负,而不是白日梦?
托马斯的深度访谈已经超过了本书的规模,业已接近200个个案。他兴奋地对我说,“这实在是一种很过瘾的经历,你一下子就拥有了这么多的人生!”我能理解他的表达。跟高手交流的过瘾之处,不仅仅在于它能启迪我们,发现人生原来可以这么卓越,同样提醒我们那些看起来卓越的人生中也曾经有那么颠簸、曲折的过去。
我希望这本因巧合而得以应时的书能够在当下的“熔炉”中帮助更多读者,但我更希望它在经济好起来之后仍然能够畅销。   (本文删节自杨斌教授为《领导是怎样炼成的》一书所作的“主编的话”,标题为编者所加)2016/11/25 11: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