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是绩效至上搞死了通用汽车?(转载) 阅读(355 评论(0)
分享到:
rewiu  2016/11/11 10:35:58 回复
2008年,通用汽车迎来了百年华诞,但这家美国汽车行业的龙头企业在当时却已经陷入了财务绝境,被迫向美国政府提出注资援助申请。美国三大汽车企业的另两家——福特和克莱斯勒也提出了类似申请。美国政府提出了苛刻的救助条件,在国会听证会上,多名议员对通用汽车公司等企业的领导层给予了猛烈抨击。次年,通用汽车不得不正式申请破产保护。
通用汽车公司曾经是美国经济、美国汽车、美国产品及品牌的最佳代表。仅仅过了几十年,这家公司就从“美国的骄傲”,变成了美国(政府和纳税人)的负担,究竟是因为什么?对此,各方都提出了解释。一些人认为,通用等美国实业企业巨头被工会力量“绑架”,被迫在劳动时间、薪酬管理等方面满足美国工会地苛刻要求,使得竞争力远远落后于日本和德国同行;也有人认为,受政府政策所累,美国企业承担了过重的福利负担,才是导致底特律这座城市和三大汽车企业受困的主因;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包括通用汽车公司在内,美国许多大公司的金融扩张既为这些企业带来了丰厚收益(曾一度超过实业本业的营收和利润),也因此使之更容易受到此前爆发的金融危机的冲击。
这些解读都有其道理,却均不足以说明为什么偏偏是通用汽车公司等汽车企业,而不是耐克、麦当劳、迪斯尼、宝洁、星巴克、可口可乐、沃尔玛等其他行业的巨头被卷入危机,卷入程度还如此之深。美国历史上,两大工会的力量确实一度盖过了大企业的董事会、产业联盟,但随着美国大企业近几十年来将制造、研发和销售业务大量转移到海外,灵活就业成为新兴就业方式,工会的实际影响力已经大为衰减。同样,福利负担对企业财务造成致命影响,前提在于企业本身经营不善,而对于那些经营良好的其他行业大企业来说,则根本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至于金融扩张,不得不说确实分散了通用汽车公司领导者的注意力,但反过来看,之所以美国汽车企业要通过发展汽车金融才能在美国本土卖出汽车,就因为其产品本身的品质很难与日本、德国汽车相比。
鲍勃·卢茨曾在通用汽车、宝马、福特、克莱斯勒四家全球顶级汽车巨头担任高管,历时47年之久,被誉为全球汽车行业的“产品大帝”。卢茨认为,导致通用汽车滑入困境并在2009年走向破产保护的真正原因,不是别的,而在于这家公司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偏离了产品本质。他直言不讳地指出,割裂式、简单化的绩效体系长期统治了这家公司,使得通用的产品无论在设计水平、消费者体验评价,还是质量上都大大落后于竞争对手。卢茨所著的《绩效致死:通用汽车的破产启示》一书,系统阐述了上述看法。
卢茨在《绩效致死:通用汽车的破产启示》—书中指出,通用汽车衰落的起源来源于权力中心的转移,这家公司鼎盛时期的权力中心是设计中心,以产品品质、设计水平为导向;后来则转向了财务中心,公司高层完整引入了绩效考核的方法体系,产品品质、设计水平、消费者满意度等要素开始服从于财务绩效指标。这种转变究竟意味着什么呢?首先,出现了为追求短期财务绩效而不惜破坏品牌的做法。1980年起,通用汽车公司在美国市场上大量推出廉价化的凯迪拉克汽车,这极大的损害了凯迪拉克的高端品牌形象,将美国富人群体拱手让给了奔驰、宝马等海外汽车品牌。
其次,让通用汽车旗下各品牌的新车型设计开始趋于平庸。财务绩效考核的重要内容就是成本控制,财务部门并不考虑研发和设计环节的特殊需要,而研发部门为了在考核中过关就相应削减了申报预算。卢茨在书中不无痛心的列举了通用汽车公司几十年来在多款新产品的研发环节“节省”投入,而导致工艺、设计水平明显落伍于竞争对手的新款的个例。非但如此,单极化的绩效考核还造成通用汽车公司在新能源汽车开发葬送了领先优势。
第三,也是绩效考核导致的最为致命的影响,即产品品质的严重降低。通用汽车1979年出厂的雪佛兰Malibu款型轿车,在完成整体设计之前,公司已经意识到(安装在车尾的)汽车油箱起火的可能性。公司开展了“关于车辆油料引燃火灾相关问题的价值分析”,估算出每起潜在的事故赔偿额为20万美元,判断不调整油箱设计所需要为每辆车支付的赔偿金额为2.40美元。同样基于数据分析和计算,Malibu轿车如果调整油箱设计以确保安全,成本是每辆车8.59美元。通用汽车公司的领导人决定维持存在隐患的油箱设计,以从每辆车上节省6.19美元。1993年圣诞夜,一位车主驾驶的雪佛兰Malibu轿车被撞,导致车油箱爆炸。法院在审理过程中,通用汽车公司的成本收益核算被揭露出来,受害者一方获得了总共1.2亿美元的损害赔偿和强制赔偿金。(案例参见加拿大学者乔尔。巴肯所著的《公司:对利润和权力的病态追求》一书,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1月版)
2001年,66岁的卢茨获邀重新加入通用汽车,担任主管产品开发的副总裁,为这家暮气沉沉的公司重回正确的发展轨道而努力。尽管他深得时任通用汽车公司总裁里克·瓦格纳的信任和放权配合,但几十年以来根深蒂固的绩效至上文化极大的束缚了卢茨及其团队。《绩效致死:通用汽车的破产启示》这本书中披露了这方面的多起案例。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通用汽车公司的一位整车生产线主管对卢茨坦陈指出,他明知一款新车型将在市场上无法获得认可,但他不会提出不满意意见,因为在通用汽车公司的考核体系中,谁提出不满意,就会导致一系列问责后果,这使得该公司各部门、生产流程各环节的所有人都致力于掩盖问题。卢茨本人将之称为“秩序井然但运转失灵的规划流程”。2016/11/11 10:3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