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让老板们花钱买罪受是门艺术 阅读(359 评论(0)
分享到:
edwardKai  2014/10/9 10:29:48 回复
曲向东将“玄奘之路”定义为中国企业家的高端户外体验之旅和心灵励志品牌,其实,它更像是曲向东和企业家之间“施虐”与“受虐”的一场商业游戏。
1300多年前,玄奘从西安出发,一路向西,经甘肃瓜州、新疆吐鲁番、吉尔吉斯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历经艰险,最终抵达印度那烂陀寺,求取真经。


甘肃和新疆交界的莫贺延碛戈壁,史称“八百里流沙”,玄奘在此地经历追杀、背弃、迷路、彷徨和生死,他在五天四夜里滴水未进几近殒绝,立誓:“宁可就西而死,岂能归东而生。”
1300多年后,来自新加坡、中国大陆和台湾的23所商学院的700名EMBA队员,在5月冒着风沙和烈日,从塔尔寺出发,经锁阳城、六工城、疏勒河、白墩子、红柳河,徒步穿越112公里,最终抵达小南湖佛寺。
这群身家不菲的企业家们,交上一两万元的参赛费,身穿KAILAS户外衣裤、康纶航天内衣、新百伦跑鞋和OR防沙鞋套,背负着水袋、GPS、对讲机,大口喝着红牛饮料,啃着白馍、甜瓜和牛肉干,在四天三夜里,气喘吁吁走过小雅丹、小沙漠、砾石戈壁、盐碱地、丘陵、山地和耕地,中间有人几近昏厥,有人脚底磨出十余个水泡,他们获得的回报是,可以在中途脱得只剩裤衩,跳进河里泼湿女队员,拍打着“戈友”称兄道弟,在终点猛喝冰镇啤酒,热吻穿着热裤等待自己的女人。
一位企业家怒气冲冲质问曲向东:为什么要让我们来受这种苦?
这就是“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它的发起人是前央视主持人曲向东,从2006年至今,赛事已举办了8届,参赛企业家4000余人。
2005年那会儿,曲向东还在央视,主持策划“玄奘之路”——“中印友好年”大型文化交流活动。当年10月,曲向东组织王石、刘东明、周国平、王文斌、王小丫等人在瓜州戈壁体验徒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和长江商学院副院长齐大庆建议:玄奘之路也许可以做成一个商学院挑战赛。曲向东一点就通,坚持到了现在。
曲向东将“玄奘之路”定义为中国企业家的高端户外体验之旅和心灵励志品牌,其实,它更像是曲向东和企业家之间“施虐”与“受虐”的一场商业游戏。“一群傻子,花钱买罪受。”一个当地牧民手执羊鞭,望着这群从世界各地跑来找罪受的蒙面人,一脸茫然。
出发的前一天,曲向东在敦煌雷音寺后面的一个大棚里“点将”,台下,各大商学院的EMBA学员喝完红牛后,满脸红光,举高红旗,尖声呐喊,曲向东分享了一个哲理小故事:“生存就是你在不在,生活就是你好不好。”同时,他还委婉地列举了一下马拉松等极限赛事的死亡率。
无人的戈壁并不是高尔夫球场,这里并不舒坦,充满了危险。在112公里的艰难行进中,他们会面临中暑、晒伤、擦伤、扭伤、拉伤、骨折、心脏骤停、被狗咬、被蛇咬的一系列风险。
2012年2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09级北京班校友、37岁的企业家刘文参加戈壁挑战选拔赛时,在离终点200米处昏厥,抢救无效死亡。
2011年5月16日的傍晚,一场罕见的黑沙暴一分钟之内席卷营地,刚搭好的数顶帐篷被刮到了三公里之外。一位企业家怒气冲冲闯入指挥大营的帐篷,冲曲向东说,为什么要让我们来受这种苦?曲向东淡定地应答,戈壁本来就很苦。每一年,曲向东都会听到北京、陕西、山东、广东、四川腔的抱怨,每一年,都会有男子汉蹲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商学院戈壁挑战赛、戈壁成人礼和刀锋领导力自主实践训练营是曲向东手中的三张牌,第一张赚EMBA学员的钱,第二张赚企业家十三四岁孩子的钱,第三张赚企业团队的钱。而他手中的第四张牌是公益牌:玄奘之路公益基金、玄奘之路志愿救援队和志愿支教队。
玩完了戈壁,曲向东还时不时巧妙地向企业家们推介着南北极破冰之旅,那是一场更为昂贵的旅行。
“城市中,人很近,心很远;戈壁中,人很远,但心很近。”
第八次戈壁挑战,长江商学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以9到10小时不等的总赛时分列前三。17所院校因全体完赛获得象征团队精神的“沙克尔顿奖”,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和台湾大学管理学院并获由媒体团评出的“风范团队奖”。
比赛结束当晚有个戈壁音乐节,瓜州县领导上台发言,从玄奘、“草圣”张芝扯到瓜州蜜瓜、西部文化和陇上药材,并希望企业家们通过走瓜州、知瓜州、想瓜州、结善缘、撒爱心,直到齐秦、齐豫、赵传上场放歌,高潮才真正来临。
“走过茫茫戈壁,都是姐妹兄弟”是曲向东的口头禅,他的目标客户是来自创业型中小企业的老板,他们很多是行业隐形冠军,正面临人生的瓶颈和突破口,有一种焦虑感。通过徒步戈壁,可以为他们提供一段寻找人生意义的过程。
“城市中,人和人很近,但心是远的;戈壁中,人和人可能很远,但心是近的。你会发现,在戈壁上,同样是个世界,却是个人与自然和谐交融,人与人真诚相处的完美世界。”第一届戈壁挑战赛队员于淼认为。
“走在戈壁大漠的深处,你才能体会到城市中难以找寻的真善美。”青岛暖倍儿服饰有限公司创始人、长江商学院第七届戈壁挑战赛A队队长税新表示。
走在戈壁上,没了身份之别,这里没有豪车,没有海天盛宴,人们回归到原始状态,通过最原始的步行行进,大家穿着裤衩,躺在帐篷里扎脚上的水泡,蹲在临时刨好的粪坑里问好,和队友挤在一顶只有两平米的帐篷里数星星,许多人走着走着就成了莫逆之交,曲向东开玩笑:“走完戈壁之后,原来不想结婚的结婚了,不想离婚的离婚了。原来不敢创业的创业了。原来不敢跳槽的跳槽了”。
四天三夜煎熬后的新生,这种感觉有时甚至会超过财富带来的快感。因为每一个人都想赢,得失心太重有时也会在竞争对手间产生恩怨。
一个好的效应是,因为戈壁挑战,各大商学院都组建了自己的户外俱乐部,这群三四十岁忙于应酬、多年不锻炼的老板们爱上了运动,并通过聘请专业教练开始体能训练,玩上了登山、越野跑、马拉松和铁人三项。
“戈八完赛一个星期,从原始粗犷的茫茫戈壁回到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开始怀念戈壁滩上的简单、纯朴。在戈壁上每个人的脸上都会展现发自内心的纯真笑容,这在现在都市中是稀有的!”队员“一叶一沙丘”回城后感慨。
2014/10/9 10:2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