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江青谈解放战争:国民党俘虏经教育一周就上前线 阅读(988 评论(0)
分享到:
shuniu  2012/10/16 9:09:25 回复
本文摘自《中国外交隐秘故事:外交风云亲历记》  作者:张颖   出版社:湖北人民出版社


“开始你认为谈军事很可怕,现在不觉得那么可怕了吧?你看我不是走过来了吗?


“我住在这儿你应保密,因为这是边界,广东省负责同志要对中央负责,我不在乎。上次我是4月份来的,一下飞机腿很不舒服。那时人不多,我就下车走走。不久一辆公共汽车开过来,他们喊呀,喊呀,糟了,我被发现了。我走过去跟他们打招呼,都是中学生,他们后来走了。事后没有人传我在这里的消息。‘五一’我公开露面了,报纸也登了,这以后香港报纸才报道了这个消息。群众会保密的。


“我们在田茨湾住一个星期,那里有7户人家。我住那里做过群众工作,有一件事印象很深。有个雇工,分到30垧地,一垧是3亩,但还是个雇农,他没有牛,没有农具,什么都没有。陕北群众生活很苦,不出棉花,一年收获的粮食2/3花在穿上面。他们没有见过这种线,我们纺的。群众看见我头上扎头发的线高兴极了,因为当地群众都用羊毛纺线,他们习惯用羊毛线。结婚的妇女梳髻,未婚的梳辫子,女的见我老摸我,摸一身虱子。陇东的妇女很漂亮,我们去过的地方的妇女都很漂亮。”


维特克:“他们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


江青:“都是汉族,我们没有去过少数民族地区。根据她们的习惯,妇女总爱在脸左或右边留一撮头发。我们住的那家有个姑娘叫兰兰,他们还有个女儿叫桂花,桂花的父亲是个招郎,实际上是长工,土改分给他很好的窑洞不敢住,怕老丈人。


“地主讨了许多小老婆,实际上都是奴隶,解放后每个小老婆都分得了一份地。“6月16日,我们从田茨湾又回到小河,一直住到8月,约一个半月。这个时期我们一野先后在陇东、三边打了两个战役,这两个战役给宁夏、青海马家军(马步芳、马步青、马鸿奎)以沉重打击,收复了陕北甘宁边区西部广大地区。这时全国各战场也取得重大胜利。我军经一年作战,从1946年6月至1947年6月,共歼敌正规部队97.5个师,连同部分非正规军共112万人。”


维特克:“你们对这些人怎么办呢?”


江青:“多数补充到我们的军队。首先进行思想教育,然后通过忆苦三查,他们不愿回去了,让他们回他们也不回,因他们的家乡还在国民党统治区,他们愿跟我们军队去解放自己的家乡。他们打仗都有个明确的目的,解放自己的家乡,推翻土豪劣绅,分土地报仇。大多数国民党的兵都是劳动人民。他们是给绑着抓走的。”


张参谋:“俘虏兵什么也不要,只要顶帽子,就参加我们的部队打仗。”江青:“边区人口很少,前方需要补充,所以俘虏经教育,一周以后他们就上前线,打得很勇敢。那时我们军装不够,所以供不起军装,只给他们一顶帽子。我们的战士打仗时穿什么样的衣服都有。”


维特克:“上边提到的三马和你们行军有没有关系?”


江青:“有关系。他们非常顽固。比国民党的兵更厉害,更凶。我们把他们的后方扫荡以后他们就没法了。他们有很多骑兵,行动很快。”


维特克:“红军去过的大部分地区都得到支持,他们为什么反对红军?我记得在《红旗飘飘》里读过三马的事。书里说他们也支持红军。我不明白他们反对的基础是什么,他们是反对汉人还是由于宗教或其他的原因?”


江青:“什么都不是,他们是地主资产阶级,这是个阶级关系。不是所有的回民都反对我们。三马的军队是向着蒋介石的。”


维特克:“他们是不是和国民党合作?”


江青:“他们有关系。”


维特克:“国民党给他们军事装备?”


江青:“他们不太听话,他们要独立,是杂牌军。国民党给他们一点东西。因为国民党要控制他们,所以他们要独立。宗教是次要问题。他们军队的头子是反动的,都是大资本家。


“《红旗飘飘》大都不可靠,读时要小心,要分析。”


维特克:“我把《红旗飘飘》当参考资料。”


江青:“不行,不行。”


维特克:“当参考资料也不行?”


江青:“比如有个作者叫王超百,是国民党特务。他给《红旗飘飘》写了许多文章。有的是别人写的,他拿过来自我吹嘘,有的歪曲历史,你必须非常小心。当然我们不是全盘否定它。我没有把《红旗飘飘》那几本书都读完,我读到中间就发现这些问题。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懂了。‘胸中自有雄兵百万’的作者闫长林曾是毛主席的警卫员,我认识他。他没任何写作能力,根本不知道怎么写文章,他请了报社的人帮他写。他有的地方写得好,有的地方不真实,因为是别人替他写的。如写小河向田茨湾行军,明明敌人在山上宿营,但他说山底下都是敌人,其实敌人都在山上有篝火,这不真实。他对我个人报道也不正确,说我给主席做鞋,实际上我做政治工作,在争论中我是一派的头。他也知道我在那里是做群众工作的,他不提这个,而说我给主席做鞋,我从来没给主席做过鞋,这是歪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