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雷州“鸟宴”折射出社会鄙陋 阅读(803 评论(0)
分享到:
my456  2012/10/9 14:32:56 回复
 一群候鸟,不远千万里,南飞到雷州半岛,原本是要在大自然赐予的温暖之地,度过冬天。然而,它们想不到,有些人已在雷州张网以待,日夜捕捉它们,最后把它们送到“鸟宴”,成为满足某些食客欲望的牺牲品。

  有报道称,雷州是“街头标语禁止捕食候鸟,酒楼却大设鸟宴”。这是一幅怎样的图景?用恶心二字形容,一点也不过分。若放在古代,时常挨饿的人类,技术落后,看着天上飞鸟流下口水,用尽全力也损伤不了几只鸟,倒也罢了。然而今天,没有口腹之忧,却用灭绝性手段捕来候鸟,满足一些近乎变态的欲望,实在是大违自然规律———人类破坏自然已经够狠了,现在连候鸟都不放过,不是恶心又是什么!

  虽说这是一种陋习,但“鸟宴”在新时代“与时俱进”,也折射出社会的鄙陋,更加令人不安。

  雷州的鸟宴为何禁止不了呢?这当然不是所有雷州人民都仰望天空,要吃飞鸟才能活下去。三年前,就有报道,雷州市森林公安分局负责人称:“从党员干部做起,不再吃鸟,我想禁捕就不会太难”。就是说,某些人在吃鸟大宴中起到骨干的作用。

  从常识看,候鸟被偷偷捕杀之后,一般老百姓是不会自己吃的,而是要卖到酒楼“赚大钱”。媒体也报道说鸟宴一桌起码千元。可见吃鸟者“非富即贵”,起码是小有权势或小有财富之人。这样就形成“有人偷偷捕杀,有人偷偷经营,有人前来吃鸟”的模式。捕杀和经营者为了钱,吃鸟“富贵”们则为了尝鲜和炫耀。正因为如此,所以一边禁捕食标语迎风招展,一边鸟宴照样开张。

  所以,如果真要制止候鸟在雷州半岛惨遭屠杀的局面,首先必须管好“党员干部”,管好“党员干部”,就可以管好“非富即贵”。如果斩断了这个链条,那么老百姓吃鸟,也就好管了。

  当然,还有消息说,雷州鸟宴号称是野生鸟,实际上是周围人家饲养的鸟,用来冒充野生。果真如此,那也有欺诈之嫌,也应该整治。

  最好是让“鸟宴”从此不再成为雷州用来吸引眼球的特产,而是要以“候鸟天堂”来吸引人们去一饱眼福。


 
 
FOLLOW US ON:
Copyright © 2002 - 2018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