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富士康河南招工:行政强制被质疑 阅读(1018 评论(0)
分享到:
hwe852  2012/10/8 16:40:31 回复

9月25日,河南省伊川县的乡干部王军正坐在办公室里,为十几个富士康的招工名额纠结。伊川县8月底召开了一场县政府办公会,常务副县长非常严肃地给各乡镇下达了为富士康招工的任务。

整个偏远小县伊川的招工任务总共是500人。忙活一个月后,乡镇干部们拼凑完成了一半左右。剩下的指标,似乎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王军和他的同僚们将不得不采用最有效的办法,那就是花钱雇人去参加富士康的体检。在整个河南基层,迫于上级的下压指标,这样的做法很常见。一开始,雇一个人需要500元,现在,最贵的已经涨到千元左右。

8月初,河南决定将协助富士康招募20万名工人。任务层层分解下去,完不成任务的地方官员轻则受批评,重则被追责。在豫北某县,任务一直分配到村,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被乡镇干部警告,完不成任务就免职。

数年来,富士康北上西进,多地办厂。有着强烈招商引资意愿的地方政府,常常会承诺帮助招募员工。然而,用工荒的日趋加剧,使曾经的招商承诺成为政府的重担。尤其是王军这样的基层干部,他们今后的工作内容,将包括为富士康服务。

 \ 

河南某县富士康招工的体检现场。

招不来人

当富士康的招工任务下来后,王军和其他乡干部被要求下乡动员。王军串门入户,说得口干舌燥,至今却一个人都没招来。

“想打工的早出去了,还有一部分人在乡下建筑队干活,收入不比在富士康低,还能照顾家里”,王军说,确实也有一些年轻的闲人,可这帮90后已经不像父辈那么勤勉,富士康一个月两千多元的工资很难吸引他们。

在豫北某县,基层干部的压力则更大。这个贫困县120多万人口,需要为富士康招工1万人。8月中旬,县委县政府召开动员会,按照1:10的人口比例下达招工任务。该县一个村委会主任告诉南都记者,镇领导开会通知村干部们,凡完成一个招工任务,奖150元;完成不了的,一个罚200元,还要被免职。

这位村干部和数百公里外的乡干部王军,有着同样的苦恼。如果走平常的介绍工作路子,根本招不来人。招工的要求逐渐调低,招工年龄从最大40周岁上调到45周岁;面试包括认26个英文字母,后来不是文盲、手指灵活就可以。饶是如此,仍让村干部们叫苦连天。

当地一位建筑承包商算了一笔经济账:一个适龄男青年在建筑工地上,一天可以拿300元到一百三四十元不等,大部分可以日结工资。相比之下,富士康的封闭式工厂和不停歇的生产线,并不具备吸引力。

这个人口大县有至少1/4的人口外出务工。而且,从八九月份开始,河南农村进入秋收秋种,村里的劳动力不想挪窝,外出的劳动力回来秋收的都非常少,更不会转回老家去富士康。

“上头逼我们,我们就去逼别人”,上述村干部说,几乎每一个村都把“动员”的重点放在了入党积极分子和贫困户身上。入党积极分子必须解决一个指标,否则将会被视做不够积极;贫困户家里如有适龄者,也得解决一个指标,否则一个月七八十元的补贴堪忧。

进入9月份后,因秋收越来越近,大规模招工宣告暂停,但效果不尽如人意。据该县人社局透露,截至招工暂停,该县此次一共为富士康招到了三四千人。他承认,县里给各乡镇都下达了指标,“全省都是这样”。

全省战略

事实上,在河南18个省辖市,目前都在为富士康招工忙碌。在豫北鹤壁,政府紧急通知要求招工10万人;在豫东驻马店,政府宣称要在年底前招工1万人;在豫西南南阳,政府宣布凡是入富士康工作满半年者,政府补贴600元……

“这都是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一位接近河南省高层的媒体人士称,自从2010年郑州以优厚的税收条件和土地让利吸引富士康落户后,其对G D P等各项经济指数的拉动,不但让其他地市眼红,也让省领导意识到了富士康的经济效应。省里对富士康的重视力度,让各级领导都不得不重视。

河南更期望富士康可以拉动上下游的产业进入该省,以入住遍布全省的170多个产业集聚区。这些集聚区自建成后,普遍面临着产能不足,土地厂房大面积闲置的困境。

“可以给的优惠都给了”。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史璞说,以占地10平方公里的郑州富士康为例,政府帮助拿地盖厂房,富士康几乎属于“拎包入住”。引入两年来,好看的数字只存在于G D P和出口额上。相反,为引进该项目,河南省和郑州市的投入在120亿至150亿元之间。

但GDP正是官员政绩所在。对各地都在以“超国民待遇”“大招商、招大商”之际,能吸引富士康这样的金主,无疑事半功倍。

流传于豫北某县的一个说法是,之所以该县要招工1万人,是因为县委书记与富士康初步达成协议,如招工顺畅,将考虑在该地设厂。这样的厂,名为“实训基地”,性质上属于代工企业富士康的外包工厂。对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来说,这样的诱惑无法抵挡。

据公开的数据,郑州富士康日产苹果手机20万部。如保持产能最大化,还需招工20万人。在用工荒蔓延的情况下,这个任务被河南省接过去消化。可以说,在河南的每一个人才市场,都有富士康的招聘摊位。

热情的基层

9月15日,周六。在河南省西华县郊外一条公路边的简易房内,西华县人社局的两名工作人员正在等待很难等到的应聘者。每个应聘者都要回答的问题是,你要留在西华富士康,还是去郑州?去两地的区别,主要体现在薪酬上。留在西华的实训基地,底薪1200元,转正后每月可拿2200-2500元;去郑州的话,底薪转正后为2000元,收入在2800-3000元。

自从去年富士康实训基地落户西华以来,当地劳动部门的招工一直就没有停歇。这个基地主要为富士康加工手机配件,几个月来,伴随着新手机的上市,该基地需要2000名新员工。任务又层层分解到各乡镇和村庄。

根据当地官方提供的数据,该基地在项目全部建成后,年产值200亿元,安置员工5万名,还可以为富士康培训员工2万人。

“西华要发展,必须引进大企业。”西华县产业集聚区一位官员说,这让政府在引进项目,以及配合项目运作方面都不遗余力。西华县富士康实训基地的项目从开工到投产,就只用了58天。硬件如此,属于软件的招工更不用说。

沿西华县北上120多公里,是商丘市的睢县。睢县人社局副局长刘伟说,自从富士康实训基地今年3月奠基以来,该局60多人都全力为富士康服务。其中,还有数人长期吃住在该基地内,24小时处理事务。这个基地总投资将近30亿元,一期投资就有18亿元。这肯定将改变国家级贫困县睢县的经济结构,政府年终报告的数据将变得非常好看。

“这样的地方政府,我以前没见过。”睢县富士康实训基地、金振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辛金波说,凡是睢县可以办到的手续和事项,都会马上办好。超出权限的,有关部门会派员帮他们办。与辛金波对接的,正是睢县人社局。该局负责人表示,睢县能为辛金波办好的手续,全部在一天之内办好。之前,睢县为了征地和盖厂房,已经投资1亿多元。(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睢县的热情很快便有了数据上的回报。在富士康实训基地投产一个月后,企业负责人从商丘市海关了解到,该市这一个月的进口额狂增至2600多万美元。而去年,该市一年的出口额才有600多万美元。“商丘海关的人一直感到可惜,说要是实训基地落到商丘市的话,就可以申请一个保税区了。”这位负责人说。

行政强制被质疑

近年来,河南、江苏、四川等多地发生政府为富士康招工、技校学生被实习等新闻。如今,这一切已经司空见惯。

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产业制造商,其出口额已连续9年居中国首位,2011年的出口额高达1117亿美元,雇员已多达120万人。如此雄厚的实力,对为四处招商焦灼的地方政府来说无疑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为了引进富士康,各地政府已习惯于开出各种优惠条件,甚至作出承诺。在中国的权力格局和经济模式,尤其是政绩考评体系下,服务富士康几乎可以说是一本万利。但是,“政府不能为了政绩而违法越界,这会搞乱经济。”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史璞说。

在史璞看来,政府的主要职责其实只是做好社会服务,发展经济、促进就业是市场的事情。政府插手进去,不但角色错位,也会造成对弱势企业的歧视。“劳动力市场跟其他市场都一样,是供需协商的结果,政府介入之后,公平合理就难以保证了。”

除了面临伦理上的争议,政府介入富士康招工,还面临着实效的问题。据南都记者了解,乡村干部花钱雇人去富士康,已经屡见不鲜。这样,即使地方完成了招工指标,富士康也很难说就招到了工。

在豫北某县大招工的那段日子,每天上午,大巴从中医院拉应聘体检过关者去郑州。傍晚,从郑州返程的长途车上,总有逃离返乡的富士康准员工三五成群。不少村干部对应聘者的要求就是,“我给你几百块钱,你去郑州玩一趟再回来。”

现在,这些村干部最担心的是,上级一旦追究此事,要求应聘者必须为富士康服务够一定月份的话,他们将费更多的力,花更多的钱。


 
 
FOLLOW US ON:
Copyright © 2002 - 2018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