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香港反国民教育事件反思 阅读(1984 评论(0)
分享到:
my123  2012/9/6 13:58:52 回复

香港反对派七月二十九日举行反对国民教育游行,获大量西方传媒报道,包括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英国广播公司、美国有线新闻网络、美国商业周刊、芝加哥论坛、叁藩市纪事报等。直到八月六日,CNN仍然每天都在播放「香港的家长」反对国民教育的特辑,大谈应该把孩子送到国际学校,要避免小孩子「受到共产党洗脑」。这些外国传媒之中,最起劲的就是平日老是妖魔化中国的美国传媒CNN.

美国的传媒歪曲了事实,在全世界丑化中国,也丑化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笔者五天之前,到韩国旅游,当地的华语旅行团导游对香港团友说:我们韩国没有因为反对思想控制而进行游行示威,香港特别行政区则出现了反对洗脑教育,反对「不爱爸爸妈妈,只要国家」的大示威。

反对派早有预谋

这一次反对派发动的反对国民教育浪潮,是有组织、有预备的行动。他们一早就组织了学生组织(学民思潮)、教师组织(教协会裡面某些和美国有密切联繫的人)、家长组织(前苹果日报副总编辑陈惜姿的国民教育家长关注组),叁箭齐发,矛头指向特区政府,企图迫使教育局局长下台。

因为香港的国民教育近日又闹得沸沸扬扬,我开始努力思索,这些年在新加坡受到过怎样的国民教育,回归中国15年的香港,年轻一代又需要怎样的国民教育?

香港将于9月试行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而香港教育局资助营运的国民教育中心推出的《中国模式》国情专题教学手册,备受争议。最为人诟病的是教材一方面大篇幅唱好中国政制,包括形容执政集团“进步、无私与团结”,并指其“民本思想”、“社会主义的民主政治”等理念“均是社会科学所言的理想型”;另一方面又指美国“政党恶斗,人民当灾”,难免让人觉得不仅极力美化中共,还竭力丑化美国。

国民教育服务中心去年5月还曾出版同为“国情专题”系列的《十二五规划》教学手册,介绍中国“十二五”规划的背景和重点内容,但两本教材的性质却大不同。《十二五规划》主要是整理事实(facts),把十二五规划内容以较简单易懂的方式呈现,但《中国模式》更多是整理观点(viewpoints)和概念(concepts)。

引用原著以偏概全

虽然《中国模式》教材列出的参考书目中包括俞可平、辛向阳、赵启正、郑永年、张西立等各家之见,但似乎都只取其对“中国模式”的正面评价。例如“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一说是源自北京大学教授潘维的研究,他在《中国模式——解读人民共和国的60年》书中指出,中国人因为历史因素发展出单一执政集团,理想模式是执政集团坚持民本,做到进步、无私与团结,但也承认目前中共正面对官员贪腐退化、法治不健全等问题,仍有缺陷要改善。教材引用原著时却以偏概全,还有曲解本意之嫌。

对于国民教育,我依稀记得,1990年乍到新加坡时,学校的升旗仪式、唱国歌和念信约对我来说都是新鲜事。虽然当时还不是公民,但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有追问过为何要做这些事,正如此前在香港念书时,也没有质疑为何读教会学校,不是信徒也照样学唱圣诗,上宗教课,考试要背默圣经金句等。但当时在港的殖民地教育不要求学生学唱英国国歌或向英国国旗敬礼;学生无需宣誓效忠英女皇,而中文课本里一篇篇有关古人忠孝礼义、廉孝仁信的故事,更像是在教育学生如何当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学校不教英国历史,而其中国历史教材在我看来比中国大陆或台湾同期的历史教材都中肯和反映史实。

教材得避免泛政治化

而这22年在新加坡,国家通过学校采取了哪些手段给我灌输了国民教育,我已无法逐一累数,但国家希望通过国民教育传达什么信息,我想我还是能列举一二。例如通过对新加坡是缺乏天然资源的蕞尔小国的认知,了解到国家在发展上的挑战与限制;作为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的社会,各种族间必须求同存异、和谐相处;还有从英国殖民统治和日本占领的历史中吸取教训,要自力更生、居安思危,认同兵役制度等。

每当国民教育在香港推行遇到困难,就有舆论以“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国民教育”、新加坡等其他国家“也十分重视国民教育”等理由说明香港推行国民教育的必要性。但问题其实不在于重视与否,而是教什么、目的是什么、有怎样的效果。或许港府此前以为,国民教育教材的编撰工作由香港“爱国左派”负责就必定胜任有余,但事实证明以露骨的赞美和奉承“正面积极认识国家”的作法在香港只会适得其反。香港应制订具本地特色的国民教育,而这项工作需要广泛征求香港教育界的意见。

其实,目前学术界对是否存在“中国模式”仍有争议,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去年3月也曾表示,“我们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发展是一种模式”。香港的国民教育规划者为何还要片面教授这套模式?如果说新加坡的国民教育有什么值得香港参考的地方,那应该是懂得“点到为止”,让学生了解国家建设与维护的基本精神和价值观,不急于把大量未经历史积淀的当下“国情”与议论都编成一面之辞的官方教材。在避免学生被“泛政治化”之前,国民教育和其教材本身得先避免泛政治化。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香港教育局本学年在中、小学开展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但近日社会对课程内容有不少意见。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局长吴克俭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坊间对于推行国民教育存有一些误解,将国民教育等同“洗脑”教育,但他强调实际教学时要“洗脑”很困难……

一、香港刁民比较多

我住的地方离香港很近,有一段时间经常出差,一个小时坐动车在罗湖站下,几步之遥,便是香港。印象中,香港人很喜欢逛街,有店铺禁止拍照要逛街,有地铁里禁食的争吵也要逛街,一些特定日子,雷打不动很多年很多人集体去逛街。(当然不是所有的香港人都会去逛街,或者完全认同逛街人的理念,所以以下所述香港人,其实是喜欢逛街的那些香港人的简称。)

这不是内地的文化。什邡和启东最近都发生了逛街,比较罕见。这似乎说明,香港刁民比较多。刁民在内地是贬义词,在香港,却不是。他们习惯用另一个词来表述,公民。公民这个词我们写在最高法里,但很少用,结满蜘蛛网,一拉扯掉你一身灰尘。所以说,文化,是丰富多彩和多元的。无论政治文化,或是人文文化。

昨天(7月29日)香港又有几万人逛街,场面很壮观,不少人是推着婴儿车顶着酷暑高温,举标语,扬旗帜,敲锣打鼓,好像我们赛龙舟,就缺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逛街带小孩,据说是不该鼓励的事,未成年人不应该被失败的成年人过多干扰。够糟糕的世界了,让未成年人少一天知道真相也好。但这次他们逛街,说全是为了下一代,为了让他们摆脱一个叫国民教育的课程骚扰,所以带着他们参加,希望他们长大能记得成年人也曾为他们做过一些有价值的事。

国民教育哪里都有,笼统来说就是爱国教育,绝大部分国家都设,美国人还经常在一些中小学校搞升国旗唱国歌仪式,我们从小也是听着学着写着说着爱国爱党爱人民一天一天长大,或者一天一天老去,国民教育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事。当然,历史也不尽如此,民国的教育就不怎么的,我买了一套民国叶圣陶先生编的国语老课本,上下两册,里面基本不教这套,他们那个年代啊,真,难以理解。今与昔比,不可比也。

二、历史表述及外延未得到港人认可

爱国不是贬义词,古有自由之仕,不认国不认家,山野流浪,自为国自为家,出尘出世,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人以爱国为美德。香港人为何要反对现在试行,三年后正式推行的国民教育科呢?

了解了一下,原来原因有二。

一是对历史的表述他们不认同。胡适曾说过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自是说明历史是由强者书写,历史和历史的记录从来就是为强者服务这样干的。香港人不能不认识这历史规律,却一定要求准确的历史表述,尤其是近代史方面,要列入一些内地人不曾见过的事件观点,这种追求确实是迂腐可爱了。关于历史,他们还有一点反对意见,即历史不只书写光彩面,阴暗面也是历史,一科只有光彩面没有阴暗面的国民教育,他们说,会洗脑下一代。这一条让我很吃惊,奇怪了,新中国以后,中国何曾有过阴暗面呢?翻开哪一年的人民报,都不曾有过啊!难道十几亿内地人的记忆反倒不如近七百万香港人的脑袋里记得多,懂得多?

二是对爱国的外延表述,他们也有不同意见。他们大部分认同爱国,却只愿在这个词此处打住。我开始便说了,爱国爱党爱人民在大多数内地人的课本里从来不曾断过句,从来是一句一气喝成,睡梦中也是阿弥陀佛真言一般脱口而出。在他们那里真奇了怪了。既然奇怪,便再了解一下。原来香港人对政党的观念与内地差别实在太大,他们信奉的是国家与政党属于两回事,国是国,党是党。政党本恶,该约束起来,今天看这个不顺眼,明年用票选赶下台,换另一个上。另一个屁股没坐稳,板凳仍是冷的,他们牢骚又来了,说你不称职,这也不对那也不好,轮着将政党当玩具在台上换着摆弄。他们的逛街很冲动,不少人喊出要特首下台的激愤之言。一个教育课本,关特首什么事。唉,想起前一阵特首竞选,因为一点小违建,被媒体的冷血记者们架着吊车从空中拍摄,拍变形金刚8也没这么卖力气啊,不能如此太为难官员!他们却说,如果连起来,不断句的教育,是奴化教育。这个定义,让我也很吃惊。

三、欣赏香港人的素质

不过有一点,我是非常欣赏香港人的。那么多次逛街,没哪次像咱们内地,都留一堆后遗症。每一次听说内地有逛街,就让人马上想起CCTV里报道的只有西方世界才有的恶行,如伦敦曾经的那些年轻人的逛街,闹得天翻地覆,碎玻璃与暴破弹齐飞,警察与武警列队出操,如同一国与另一国开战。香港人逛完街,回去是主妇还是主妇,宅男依旧是宅男,也不掀翻几辆公务车,也不冲撞公务机关。当然,也没有人拿着胡椒水爆破弹冲他们扫射,放无数绿色卡军待命。

逛完街,香港的公务员反倒比较紧张,不少高官马上表态,说永远支持香港的核心价值,信奉言论自由,并且强调教材这回事,依然学校可以自选或自编,不会搞一刀切强制使用。香港就是小,政府要搞一堂国民教育,闹得鸡飞犬吠,被媒体喝斥,让市民指责,官员们很没面子,就差被集体扒掉白色衬衣。都回归多少年了,也不吸取点内地的先进经验。

我很难理解香港人,相信很多人同我一样。也相信更多人根本不知道,香港人连新出本教科书也要用盛大的逛街来表达强烈反对,他们对公民一词多么偏激。再想一想,我似乎又理解了。毕竟我经常学习CCTV是有用的,我们是多么多么强烈和愤怒的反对隔洋的日本修改教科书,不肯承认和蓄意美化侵华及南京大屠杀等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