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延安特大车祸幸存者:要不是司机推我都爬不出来 阅读(776 评论(0)
分享到:
my123  2012/9/3 13:30:33 回复

陕西车祸(延安特大车祸)幸存者:要不是司机推我都爬不出来。

魏雪梅是四川巴中市玉山镇人,今年4月1日才来到呼和浩特打工,她是这次灾难里的3名幸存者之一,提起这次事故,她躺在病床上哭了。

“我有3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两个女儿都是先天性眼盲,我想早点给她俩治视频:延安特大交通事故3名幸存者讲述事故发生瞬间来源:CCTV新闻频道好病,多挣点钱,就跑到呼和浩特打工。”昨日,魏雪梅告诉记者,在呼和浩特,自己除了在饭店当服务生,还做化妆品推销,一个人干两份活很累。

25日下午,魏雪梅带着几个月打工挣来的钱踏上返乡之旅,除了钱,她还给两个女儿买了几条花裙子。“我的铺位在驾驶室后面第三排,追尾后,我的卧铺床掉了下来,惊醒后,就拼命砸一侧的车窗,想跳出去。车上全是烟,大家都很慌乱,不知道是谁把我这一侧的车窗砸开了,我爬了出来。”魏雪梅告诉记者。魏雪梅说,司机还推了她一把,要不是司机推她,她都爬不出来,但司机的腿被夹住了,没有爬出来。她说,逃生时很困难,是孩子给了她勇气。

魏雪梅跳出来后,后面其他车辆赶来救人的司机连忙把她扶到远处,这时再回头望,车内已经满是浓烟和火光,根本靠近不了了。

“刚开始,还能听见客车里面有人在喊,很快,什么声音就都听不到了。”魏雪梅说。

魏雪梅在这次事故中重度烧伤,烧伤面积达到35%%.她被送往医院后,请护士登录了自己的QQ,找到了丈夫,“可惜给两个女儿带的裙子,还有打工钱,全没了”。本报记者 王晓亮

拉了女孩一把

可惜没救出她

张世雄是3名幸存者里伤势最重的一个,烧伤面积达到52%%,目前还没脱离生命危险阶段。

张世雄是呼和浩特人,在西安雁塔西路的钟园小区买了一套房子,妻子在西安工作,他跑羊毛衫生意。昨日,张世雄努力提高声音告诉记者:“现在最想回家。”前几天他的父亲在交通事故中受伤,他从西安赶往呼和浩特处理事故,返回时自己也遇到车祸。张世雄说,自己也在司机身后,追尾后他醒来了,还拉了旁边女孩一把,遗憾的是最终没有把她救出来。

他妻子田芳在一旁安慰他,强忍着眼泪。田芳告诉记者:“早晨5点40分接到了延安大学附属医院护士的电话,说赶紧来延安,你丈夫乘坐的车出事了。我赶紧买了西安到延安的动车票,中午到的延安。”

本报记者 祁铭 王晓亮

就我旁边的窗子可以打开

双手使劲掰才拉开窗

50岁的王咸泽是重庆云阳县人,他在呼和浩特市一个工地上当了三个月监工,工程主体完工后,他带着一万八千元工资赶往汽车站,买了张呼和浩特开往西安的长途卧铺客车票。如果没有这场意外,16个小时后,他将抵达西安,在西安城南客运站转乘西安开往重庆云阳的客车。

“六个学生都没了”

王咸泽是客车上逃出来的3名乘客之一,只受了轻伤。昨晚,王咸泽回忆,25日下午4点整,天津那趟车刚发走,由呼和浩特前往西安的乘客就开始检票进站。

“走在我前面的是4个女学生和两个男学生,欢声笑语的,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王咸泽说,他们都是20岁左右的样子,都穿短袖学生服,一看就是在西安上大学的学生。女学生短发,长得白白净净,很漂亮,男生个子比较高,有内蒙古口音。“他们买的铺位都是挨在一起的,都在中前排,发车后,他们说说笑笑的声音吸引了一车人往那儿瞅……可现在,他们都没了,想起来就难受。”

有人扶着我走出危险区

王咸泽的座位号是30号,位于车体左侧最后一排靠窗的上铺位,发车时,他感到车内有些闷,便将手边的玻璃窗拉开了一个缝隙。面朝车头,劳累了三个月的王咸泽很快就睡着了。“车行至陕蒙界,我看了一眼,然后就睡过去了。后来车停了几次我都不知道,所以也不知道有没有再上下人”。

“当时我正在熟睡,突然嘭的一声像炸弹一样,电视里才有的爆炸场面发生了。”当时他本能的反应是摸摸自己的肚子、头部,发现都还好着,可一股巨大的冲击波使他感觉呼吸困难,特别难受,却没有疼的感觉。“我单手拉玻璃窗,拉不开,用双手使劲掰,才拉开窗,这时车里火苗乱窜,冒着浓烟基本啥也看不见了,我想跳出车外,可双脚不听使唤。只能用手把双脚抬出窗外,身子凸出去,再掰着窗子慢慢顺着车体把自己吊出车外。后来我才知道,车厢内只有这个窗子能打开。”

王咸泽说,逃出车外,耳畔又炸又响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时他双脚稍稍恢复了知觉,腿部也感觉到疼痛了。“强忍着疼,我慢慢挪到了隔离带的水泥墩上,这时一个穿反光背心的服务区工作人员走过来大声喊危险,说我靠得太近,让我快走,我说我走不动,他就扶着我走了十几米。”

“任志忠是我的恩人”

昨日,在靖边县靖京医院外二科病房内,王咸泽端着饭菜,指着身边的男子说:“任志忠并不认识我,当时我坐在路边,疼痛难忍,是他驾车带我飞奔到医院,还给我买饭买水,他是我的恩人。”“我老家在延川县,在靖边开一个汽车修理厂。昨日凌晨我从延川往靖边走,没想到发生了车祸,后面堵了几十辆车,看到这情景,堵着的大车司机纷纷跳下车救人。”

任志忠说,他在现场发现了坐在路边表情痛苦的王咸泽,问他是不是车里逃出来的,王咸泽说是,他赶忙和五六个大车司机合力将其架到自己的车上,“90公里左右的路程,我半个多小时就把他送到了医院,一路上他直喊疼,我朋友张志新一边止血一边安慰他,我开车只能越快越好,因为救人要紧。”

任志忠回忆说,当时现场浓烟滚滚,很多施救的人不能靠近大客车,刺鼻的气味呛得人直咳嗽。“罐车泄漏出来的液体沿路流出20米,火苗冒得特别高,太可怕了。”任志忠说。

王咸泽说,由于回家心切,发完工资第二天他就买了回家的车票,所以没来得及将钱存入银行,因此行李箱内放置的一万多元的工资在这场事故中化为了灰烬,“两个月白干了吧,不过捡了条命也不亏。”

昨日下午,靖边县靖京医院外二科值班医生王生信说,王咸泽左小腿裂伤,臀部软组织挫伤,没有生命危险。


 
 
FOLLOW US ON:
Copyright © 2002 - 2018 HRoo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1-58215197 FAX:021-58218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