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广安惨烈车祸"续:新手司机起步都熄火 阅读(864 评论(0)
分享到:
xieqi  2012/8/29 11:52:36 回复

此次车祸引发的悲痛不断扩散,击倒一个又一个亲人

沪蓉高速8·26车祸追踪

沪蓉高速“8·26”车祸已过去2天多了,事故原因仍未查明,为数众多的家属还在岳池等待结果,12名遇难者的遗体也躺在殡仪馆里。而且,车祸的消息在遇难者老家重庆巫溪已传开了,有人在老人面前说漏了嘴,巨大的悲痛引发老人身体突发状况,这让身在岳池善后的家属不得不两头兼顾,更加煎熬。

还原车主

他刚拿驾照技术不过关

“他提车的时候就是我送他过去的。”追尾面包车车主谭千举的老乡罗明全是一个有十几年驾龄的老司机,他还记得农历七月初七,也就是8月23日,车祸的前3天,他亲自送谭千举到红牌楼的一家汽车销售店将车提了回来,“价格是4万8千元,当时好像还投了最高50万的保险。”

罗明全介绍,谭千举的驾照是在外地考的,“那边容易些嘛。”但是到底谭千举是“硬过”还是“软过”,他没有明说。7月初谭千举拿到驾照后,就一直张罗买车。“一是为了工作更方便,回家也容易,二是为了练技术,怕拿了驾照很久手生。”罗明全也见过谭千举练车,就在买新车之后,“他起步就容易熄火,倒车的技术也有问题,说实话,最基本的技术还没过关。”

在罗明全眼里,谭千举是个温和的人,人缘也很好,“不明白这种事咋个落到他身上了。”

家属追问

超载车为何能上高速

昨天,谭千举的亲哥哥谭千兴(音)也从山东赶到了广安。谭千兴说,他常年在外打工,也不知道弟弟的近况。他还提到家里的老父亲,“之前一直是弟弟在照顾,后边咋个办,我们几个兄妹还要商量一下。”

提及追尾面包车车主谭千举,其他几个家庭的家属态度很微妙。失去两个孩子的刘远翠和谭千举并不是亲戚,乘车时还给了车费,言语间,刘远翠对谭千举有些抱怨。

而另外一些乘客,跟谭千举有亲戚关系,就没有付车费,只是象征性地给了一些油钱,袁友就是这种情况。袁友的姑父瞿承元说:“谭千举有没有责任,我们现在不管。但是交通部门肯定有责任,这个车超载这么多人,是怎么上高速的呢?他们的监管肯定有问题啊。”

瞿承元还介绍,袁友的爷爷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孙子出事的消息,本就有病的老人更是危急了。

瞒不住了悲痛压垮老人

36岁的陈远敏是谭千举妻子的哥哥,他也在车祸中丧生。陈远敏的妻子周旦英介绍,丈夫早在2006年就拿到了驾照,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这次帮妹妹家把新车开回重庆,在周旦英看来,是再普遍不过的事情。

陈远敏的猝然去世,照顾5个老人、拉扯11岁孩子的重担就全部压在了周旦英肩上。因怕几个老人伤心,车祸发生后大家一直瞒着他们。

不巧的是,这几日巫溪正在赶集,集市上陈远敏母亲从同乡口中得知了儿子遇难的消息,伤心不已的她几欲撞墙而死。听说这个消息,在岳池处理善后事宜的陈家一时乱了起来,陈远敏舅舅一家急忙赶回去照看老人。

“她只知道儿子走了,要是知道女儿、女婿、外孙、外孙女一家4口都没了,那可怎么办?”告别舅舅,周旦英和堂姐继续留在岳池,与其他家属一起等待着善后结果。

但是,家属们的耐心正在慢慢消耗,两头的牵挂让他们煎熬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