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卡扎菲的女保镖:是军事学院在校生 身具多重身份 阅读(771 评论(0)
分享到:
niuyang  2012/8/17 10:18:18 回复
本文摘自《那些中东的强人们》,作者:时延春 胡孝文,出版:世界知识出版社 


从1981年春夏开始,人们注意到,卡扎菲的卫队中出现了一部分女保镖。后来,这种现象越来越多,新闻媒体对卡扎菲女保镖的报道和评论也就越来越多。它成为新闻界人士追踪的一个热门课题,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喜欢谈论的一个话题。


我最初读到卡扎菲女保镖的报道时,感到新鲜和好奇。后来,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不止一次接触到这些女保镖中的部分成员,掌握了不少第一手材料,对其“庐山真面目”有了一定了解。


卡扎菲建立女保镖队伍来源于他的《绿皮书》。他在《绿皮书》中一再强调,“自由寓于需要之中”。根据这一思想,他当时更多地强调,由于妇女的生理特征,妇女的天地在家庭中,男女不可能绝对平等。与此同时,卡扎菲又指出,凡是要工作并有能力工作的社会成员,无论男人或女人,社会都应该为他们提供工作机会,但首先要保证每个人都在适合的领域工作,而不是被迫去完成不适合的工作。


《绿皮书》问世后,卡扎菲关于妇女问题的思想又有新发展。1981年9月1日值“九·一”革命12周年之际,卡扎菲就妇女问题发表了一篇慷慨激昂的讲话。他在这次讲话中呼吁穆斯林世界的妇女摆脱枷锁,发动一场妇女解放运动。


此前一个月,卡扎菲连续发表谈话,他根据当时利比亚与美国对抗的形势,大谈妇女在利比亚防务中的作用问题及阿拉伯妇女解放问题。他说,阿拉伯各国的男人和女人都面临着外来侵略的威胁。但是,在阿拉伯国家内部,事实上妇女一直处于封建主义统治之下,是巨额利润的牺牲品,是受压迫者。解放阿拉伯妇女的口号是一颗炸弹,它将震撼整个阿拉伯地区,并将推动被囚禁在宫殿和市场中的妇女们冲破牢笼,起来反抗她们的监禁者、剥削者和压迫者。这一号召无疑将会在整个阿拉伯民族和全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他指出,伊斯兰意味着建设自由、平等和人道的社会。而妇女目前是不受尊重的,流行的习俗是对伊斯兰的侮辱。我们决心要使这场革命摧毁反动派的大本营和他们的堡垒,袭击并捣毁奴役阿拉伯妇女的高大宫殿,使从大西洋到海湾的妇女统统获得解放。


在谈到利比亚妇女时,卡扎菲说,在利比亚民众国和这场伟大的革命中,我们坚决主张尊重妇女,并高举她们的旗帜。我们决心使利比亚妇女获得彻底解放,从而使她们摆脱受压迫和被征服的世界,使她们在一个民主的环境中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在这样一个民主的环境中,利比亚妇女和社会的所有其他成员一样,都享有同等机会。实际上,卡扎菲对利比亚妇女在国家建设和社会治安等方面的作用早就给予了应有的重视。


1978年,他批准创办了的黎波里女子军事学院。1981年9月,卡扎菲率其他军政要员出席了这所女军事学院第一批毕业生毕业典礼。他在毕业典礼上发表讲话说,建立女子军事学院在过去是不可能的,这是革命所带来的变化,是新生事物。今天不是平凡的日子,它是奴婢时代结束的预兆和先声,是阿拉伯民族妇女解放的开端。卡扎菲还进一步引申说,利比亚女子军事学院的大门不但为利比亚的阿拉伯妇女敞开,而且对整个阿拉伯民族和非洲的所有女青年敞开。这所女子军事学院是利比亚、阿拉伯世界和其他地区妇女解放的奠基石;其他空军、海军、防空部队和中等军事学校,都将敞开大门招收男女青年入学。


1982年10月卡扎菲访华。据我了解,卡扎菲对此次访华非常重视。他及随行人员分乘两架大型专机相继抵京。此外,还有不少团员和随行人员分别来京,整个代表团和随行人员共达数百人。卡扎菲专机抵京前,中方一再询问有关人员准确情况,但利方一直未能提供这些材料。代表团抵京下榻钓鱼台,中方礼宾人员和警卫人员发现一些女兵,感到突然,便询问有关情况。利方有关人员称,这些女兵是卡扎菲的女保镖。利方还提出,要为这些女警卫人员专门安排一层楼作为她们的住宿,如单间安排不开,就安排她们住集体宿舍。卡扎菲住的那一层完全由男保镖担任警卫。利方还提出,这些女保镖参加卡扎菲的一切对外活动的警卫任务。中方做了最大努力,尽量满足利方的要求。


我记得,当卡扎菲进入人民大会堂参加会见、会谈和出席宴会时,这些女保镖一下车就拼命往前冲,并且自动散开抢占最佳位置。这些女保镖一个个长得都很秀气,体格强壮,身着草绿色军装,英姿焕发,光彩夺目。她们出现在电视荧光屏上,格外引人注目,并引起轰动。但在实际接待工作中,这些女警卫给中方礼宾人员和安全人员的工作安排带来了不少困难。由于中方的及时提醒和周密安排,接待人员圆满地完成了任务。


卡扎菲在华访问期间多次谈到他的女保镖,他在与邓小平举行会见、会谈时都有意识地主动谈及这个问题。我在陪车时,他也向我谈及这个问题。他的中心思想是,中国和利比亚都是伟大国家,但在历史上都遭受过侵略,现在又都面临挑战。中国人民和利比亚人民都是不屈的人民,都曾为民族独立进行了英勇斗争。毛泽东主席提出了人民战争和全民皆兵的思想,实践证明是完全正确的。为了战胜敌人的进攻,利比亚人民必须武装起来,必须实行全民皆兵,妇女也不例外。卡扎菲说,他带这些女保镖到中国,并要求尽量在公开场合多亮相,其目的主要不是为了警卫,真正意图是为了进行宣传。卡扎菲说,他对中国的警卫工作是信得过的,是放心的。他想利用这些女保镖向全世界尤其向西方世界显示,利比亚是坚强的,利比亚正在实行全民皆兵,任何进攻利比亚的企图都不会得逞。


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我与卡扎菲的几名女保镖进行过交谈。她们告诉我,她们分别来自利比亚、阿尔及利亚、突尼斯、黎巴嫩、叙利亚、巴勒斯坦等国家地区,是的黎波里女子军事学院的学生。她们在军事学院中既接受理论教育,也接受军事训练,其中包括使用武器和持械及徒手格斗的训练。陪同卡扎菲出访是她们的一项特殊任务,人员并不固定,一般是大家轮流担任,但人员要经过严格审查挑选。有的人在校学习期间一般只能轮到一次,有的人一次也轮不到,只有少数人机会多一些。她们说,中国是她们向往的国家,对中国十分钦佩,这次能有机会陪卡扎菲到中国,是她们一生中最大的荣幸,是终生难忘的纪念。


1992年初到1995年初,我在中国驻利比亚大使馆工作整整三年。在此期间,我曾多次见到卡扎菲的女保镖。记得有一次,我们到的黎波里城郊阿齐齐亚兵营去见卡扎菲。按照利比亚的规定,我们先到利比亚对外联络和国际合作部即外交部,把车停放在外交部门口,改乘阿齐齐亚兵营派来的专车把我们送到兵营前,然后再换乘另外一辆车进入兵营。这时,走来一位女军人,陪我们乘同一辆车去见卡扎菲。汽车在兵营内绕来绕去,最后终于到达卡扎菲的帐篷,见到了卡扎菲。据利方有关人员说,这位女军人有多重身份,她既是卡扎菲的女秘书,又是他的女礼宾官,还是他的女保镖。


我在利比亚也见到过名副其实的卡扎菲的女保镖。有一次,我到利比亚沿海城市锡尔特参加一次会议,据告卡扎菲将出席。我进入会场前,看到会场周围警卫人员密布,其中就有一部分女警卫人员。卡扎菲进入会场时,大厅中掌声雷动,有人试图走上前去与卡扎菲握手。这时,卡扎菲的警卫人员显得非常紧张,阻止任何人离开座位靠近卡扎菲。在这些警卫人员中,就有相当一部分女保镖。还有一次,我看到卡扎菲坐敞篷汽车到某地视察。当敞篷车穿过欢迎的人群时,车子开得较慢,卡扎菲的警卫人员分散在敞篷车四周,跟着汽车跑。车子加速时,他们也加速跟着跑。在这些警卫人员中,我看到有几位女保镖,她们始终跟着敞篷车跑,大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