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日军记录台儿庄战役:谁知道竟至于这样困难? 阅读(725 评论(0)
分享到:
fewfw  2012/8/16 16:44:43 回复
本文来源:《人民政协报》2012年8月9日第7版,作者:李海流,原题:《范长江采访台儿庄》


范长江,我国现代新闻史上最杰出的新闻工作者之一。他创建“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协会”的日子——1937年11月8日被国务院确定为中国记者节。以他名字命名的新闻奖——范长江新闻奖与韬奋新闻奖合并成为“长江韬奋奖”,2005年成为我国新闻界最高奖项。在中国的新闻记者中,范长江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但在台儿庄大战期间,他和陆诒亲赴台儿庄战场采访的往事却鲜为人知。


台儿庄战役打响后,中外记者数十人陆续到前线采访。中国记者有《大公报》范长江、《新华日报》陆诒、《星光日报》赵家欣、中央社特派员曹聚仁夫妇等20多人。还有苏联塔斯社、美国合众社、芝加哥《每日新闻》、新加坡《星洲日报》等也派了记者。他们在台儿庄大战中出生入死、深入战争第一线,到战事最激烈的地区采访,准确地宣传中国军队英勇抗战,人民踊跃支援前线的事迹。他们是台儿庄大战的见证者、经历者和记录者,他们以不同形式、从不同视角采写了战争的悲壮和激烈。


1938年3月30日,“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首届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范长江致开幕词,邵力子、于右任、沈钧儒和国际友人爱泼斯坦讲话,勉励青年新闻工作者加强团结,力求进步,担负起抗敌救亡的任务。会后,范长江、陆诒等一批记者相继北上,经郑州、开封,前往徐州。4月4日,范长江、陆诒抵达徐州第五战区司令部。4月5日,范长江和陆诒在徐州见到了台儿庄大战的主要指挥者李宗仁将军。


李宗仁握住范长江的手说:“你是著名记者,你的报道文章给我们鼓舞士气,增加决心,我代表抗战前线的将士们感谢你们。”李宗仁告诉范长江:几天来台儿庄战场战况甚急,孙连仲部队正面驻守,人员伤亡惨重。李宗仁在谈起抗战的前途和决心时说:“日本整个的对华作战计划,是有一个根本假定作基础,即是中国必降。然而他们没有预料万一中国不屈膝,将怎样办?所以他们计划的兵力、作战方案,都是在速战速决之原则下,我们不但不屈服,我们决心坚强抗战到底,不胜不停,这一下日本手忙脚乱了。日本的政略可以说完全失败,战略也自然失了根据。所以我们自今天以后,处处强硬,无一时无一地不是日本意外的困难,不管每一战斗的结果怎样,原则上都是日本失败了。我们已经搞乱了日本,我们还怕他们干什么!”范长江在《李宗仁纵谈抗战前途》的通讯中写道:“转危为安者,实由于李宗仁先生之坚定与从容。”


4月6日我军发起总攻,当时在前线的记者只有范长江和陆诒两人,他们抵达孙连仲司令部,采访了孙连仲将军。1978年孙连仲在对台儿庄大战的回忆录中说:“台儿庄大战时,新闻记者群来访问我。我拂晓反攻,正面30师,右边27师,到下午二三点钟还没有消息,我请记者们去睡觉,独范长江不睡,我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结果他抢到最早反攻胜利的消息,发往汉口,大公报因此而发了‘号外’”。


4月6日下午范长江、陆诒两人又骑马抵达离台儿庄前线仅三里地的一个小村庄——31师师长池峰城的指挥所。池峰城是台儿庄大战的主将,半个月无休息的苦战,使他的头发和胡子都长得很长,虽然已经几个昼夜未合眼,嗓音沙哑,身体极度疲劳,但看到胜利的曙光,心中异常兴奋。范长江、陆诒和池峰城师长三人从韩佛寺乘坐手摇车沿临台支线铁路向台儿庄进发,铁路两边的麦地里到处都是炮弹炸开的弹坑。当手摇车到达台儿庄南站附近时,地上弹坑不计其数,火车站的三层洋楼已经被敌人的炮弹掀掉了一层。下车后,日军的一架侦察机、三架轰炸机出现在南站上空,在池峰城师长的引领下,三人在车站北段的地下室洞口躲避,随后又沿着交通壕向运河边前进。在交通壕的尽头,乜子彬旅长向池峰城师长报告了前线的最新战况。接着,三人走出交通壕迅速通过运河浮桥进入台儿庄西门。从池峰城的指挥所到达台儿庄西门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范长江在《慰问台儿庄》一文中用“炸裂了的土地”来描述战争的激烈。


范长江一行从西门进入台儿庄内,看到满街瓦砾、沙土……所有房屋,无不壁穿顶破,箱柜残败,阒无一人,福音堂彻底被毁于日军密集的炮火中。在唯一完整的房屋中,范长江等人见到了诸多的战利品,除了旗帜符号、日记外,催泪毒瓦斯和窒息毒瓦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有一位敌军日记写的打油诗:“四小时下天津,六小时占济南,小小台儿庄,谁知道竟至于这样困难!”。范长江沿着台儿庄城墙到台儿庄城内的西北角,这里是战争最激烈的地方,在这里,尚斌排长曾率领五十七名敢死队队员,满带炸弹大刀短枪,自西门出去,暗自绕至西北角城外,爬过城墙与敌人肉搏,将敌人全部消灭,四十四名敢死队员为国捐躯。范长江继续从西北角沿着北城墙东行,在张庆照连长率部死守的断墙上。在北门里日军的数间弹药库在4月6日晚被迫击炮击中,全部炸毁。北门外到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多处日军的焚尸堆余烟未尽。在邵庄附近,日军的战马、载重车和弹药库被我军重炮击中。三里庄以北,一架敌机被焚毁,六辆坦克被我军击毁,两辆被拖走,其余四辆遗置在台儿庄北城外。


黄昏回台儿庄旅部,范长江、陆诒又约请许多官兵开了一次座谈会,大家说来说去,一致认为我军必定胜利,日军必定败亡。为了赶回徐州发稿,晚间他们乘着夜色离开台儿庄,此时胜利的欢呼响彻全城。第二天,“台儿庄大捷”的消息刊登在《大公报》的头版头条,全国人民为之欢欣鼓舞。


5月下旬,范长江、陆诒返回武汉,回到后方的记者劫后重逢,感慨良多。他们谈前线战士英勇抗战的事迹,也大胆地议论国民党军政界消极抗战的种种弊端。后来,周恩来约请范长江、陆诒到汉口八路军办事处专门谈话,听取汇报。范长江说:台儿庄大战胜利的意义在于“建立一种新的胜利的信念,即是我们只要采取主动的、机动的、攻击的、协同的作战方针,在运动战为主,而以阵地战和游击战为辅的战术原则下,我们一定可以保证今后战争的胜利。”


周恩来高度评价他们采写的新闻通讯:“你们深入前线,看到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这是记者应尽的职责,这样很好。有的问题应该在报纸上大声疾呼,有的情况应该向有关方面据实反映。你们单单讲给我听还不够,我将为你们安排同政治部部长陈诚、副部长黄琪翔谈谈,让他们也知道前线情况。”范长江、陆诒作为记者的代表,他们的评论和总结受到了周恩来同志及国民党高层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