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谁是长征途中抬担架最多 救人最多的女红军? 阅读(618 评论(0)
分享到:
asp333  2012/2/23 16:57:01 回复
文章摘自《开国英雄的红色往事》 作者:梅世雄 出版:新华出版社

人物小传:危秀英,1910年生,江西省瑞金叶坪乡乌泥塘人。6岁时被卖至兴国县高兴圩做童养媳。1930年参加工农红军,1932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34年10月随红军长征,是中央红军中参加长征的30位女红军之一。

到达陕北后,又于1937年奉命回江西,出任吉安中心县委常委兼组织部长,1938年5月至赣南油山地区任赣粤边特委常委兼妇女部长,在极为艰险的环境下坚持游击战争。后调回延安,参加党的七大,继又转战南北,先后任中共吉南地委委员兼组织部副部长,吉林省委妇委会书记等职。新中国成立后,担任过中共江西省委委员,妇委会书记,全国妇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华南农垦总局副局长,江西省政协常委等职。

“是毛主席把我带上长征路的”

像大多数女红军一样,危秀英也是童养媳出身。

危秀英半岁丧母,6岁那年,父亲因为还不起债,9块银元把她卖到兴国当了童养媳。长到9岁,在婆婆竹梢的抽打下,她就开始挑水、烧饭、洗衣、砍柴、下田……她悄悄把父亲教她的那个标志着自己出身的“危”字,用瓦片画在睡觉的墙角下,害怕有一天会忘掉。

因此,红军到兴国时,无须多少动员,1930年10月,她剪掉长发并用头巾裹上,以免家里发觉(会打她),偷偷地来到红军总部,红军把她送回家,她还是坚持要参加红军。她的主人家终于发现她的意图。有个朋友告诉她,主人家准备杀死她,危秀英把这个消息告诉红军后,红军才接受了她。

她自己给自己起名叫秀英,意思是要做一个优秀的人,英雄的人。

1932年4月,危秀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3年3月,又调到中共江西省委任妇女部干事,妇女部部长是蔡畅,省委书记则是李富春。到省委机关所在地宁都县,蔡畅见到手粗脚健、朴朴实实的危秀英,心里十分喜欢,便说:“秀英,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危秀英一时摸不着头脑,说:“大字墨墨黑,在我眼中哪个都一样,说不出认得认不得。”这一说把蔡畅惹笑了。她笑够了才说:“秀英,从明天起我教你学文化,一天认10个字,少认一个就得认罚。”

长征出发前夕,危秀英家里又把她卖了。红军再一次解救了她。几十年后,老人还感激地回忆说,是毛泽东对她说:秀英,你还是跟我们走吧,要不,红军走了你还得被卖掉。

从江西瑞金出发时,红一方面军的队伍中,只有32位女红军,有2位出发不几天,就因病回了苏区,因此,红一方面军的长征中,女红军只有30位。

老人的回忆显示,对女红军来说,参加长征是要经过严格挑选的。第一要政治思想好,是共产党员;第二要有独立工作能力,会做群众工作;第三要身体好,能扛东西走路。连体重差一点都不行。

有100多人参加了体检——对她们中的多数人来说,这是第一次体检。结果,只有20多人合格。加上免检的在中央机关和军队中工作的大姐,只有32人被批准参加长征。

连党的元老董必武的妻子陈碧英也被刷了下来。据说是因为体重差一斤。

长征路上抬担架最多、救人最多的女红军“矮子”

危秀英被编入红一方面军总卫生团干部连,踏上了长征之路。

一方面军中的30位女红军,编在干部休养连的有24位。她们分成了三种身份:第一种是休养员,有邓颖超、贺子珍、陈慧清、曾玉、金维映、刘群先、杨厚珍、丘一涵。她们因为伤病、怀孕或体弱,在连队休养,也做些思想和群众工作。第二种是工作组成员,有李伯钊、廖似光、钱希均、钟月林、谢飞、肖月华、谢小梅。她们的任务是调查土豪,宣传群众,寻找民夫。第三种是政治战士,任务是随担架行军,做好担架排和运输班工作,稳定民夫情绪,也参加打土豪、筹粮筹款工作,有时还要抬担架,最为辛苦。危秀英就是一个政治战士。

危秀英承担着照顾4个伤员的任务,不但要找到民夫抬4副担架,而且还要做伤员和民夫的思想工作。一般都要与民夫一道共抬担架。而宿营时,她还得先安排民夫的吃住。

长征路上,刘少奇见她个子矮小,却总是背那么多东西,跑得还那么快,常常叮嘱:秀英,慢慢走,慢慢走!

有一次,危秀英负责的担架有两副掉队了,她赶紧返回去寻找。找到后,赶追队伍的路上又突然遭到敌机的袭击,抬担架的民夫没经受过这样的场面,飞机一来,扔下担架便跑,一下子就跑掉了3个,剩下的1个说自己没力气,不肯走了。当时,担架上的邓发的妻子陈慧清刚生过孩子,根本无法行走。危秀英将陈慧清背至隐蔽处,又安置了另一个伤员,然后取下自己的半袋子干粮,让那个民夫坐到隐蔽处边休息边充饥,然后慢慢做他的思想工作,从自己的身世说到红军的宗旨,眼下遇到的困难,那民夫听了后,不但自己不走了,而且还在附近找回来另外两个民夫。危秀英于是和他一起共抬陈慧清,翻过两座山才追上队伍。

还有一次,打退敌人的偷袭后。危秀英主动返回原路收容失散的同志。她发现有位正发着高烧的战士斜倚在路旁的坡坎上喘气,挪不开步。危秀英赶紧给他喂水,然后将他身上的行装全部取过背上,搀着他就走。

后面传来枪声,敌人追了上来。那战士挣扎着说:“快把我放下,你个子这样小,这样,连你都会垫进去,我,我不能连累……你!”

危秀英一时也不便说那么多,便用命令的口气说:“什么你呀我的,让你走你就快走!”这样,她连拖带背,以树丛作掩护,竟然帮助他翻过了两座大山,并帮助他回到了所在部队。

也许是这样的事情太多,危秀英本人并不记得。23年后,即1958年,危秀英去看望蔡畅,竟然在那里又一次碰上了这位被救的病号,原来他叫廖志高,当时已是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廖志高紧握着危秀英的手说:“秀英同志,我这条命是你捡回来的,长征路上一分手,我还没向你说句感谢的话呢!”

“这也许是真事。但我得到过许多帮助。这种生死与共的战友情谊在长征中随处可见。”危秀英事后说,蔡大姐送过她一袋干粮,朱德送过她一根拐杖,还有数不清的战友曾向她伸出过帮助的手……

其实,危秀英在长征中,何只救过廖志高一个人!1935年6月,部队到达四川毛儿盖沙窝,粮食奇缺,几乎全靠野菜和野蘑充饥。一天晚上,危秀英从藏胞家作宣传回到宿营地时,只见邓六金、廖似光、刘彩香3个女战士和哨兵、通讯员都躺在地上,身边还留着一碗黑糊糊的蘑菇汤,看样子是给她留的。从小就没少吃这种野菜汤之类东西的危秀英,喝了一口就觉得味道不对,夹起一朵蘑菇仔细看了看,觉得更像毒蘑。再看地上躺着的刘彩香他们,一个个口流白沫,便断定是野蘑中毒。

可是哪里有解毒药?她急中生智,忽然抱起刘彩香的头,扒开她的嘴,将手伸进她的喉咙去掏,三掏四挖,竟把刘彩香掏呕了。她知道,要能把毒蘑呕出来人就有救了。她于是又抱起邓六金、廖似光……终于将他们一个个救活了。她还用同样的方法,救了睡在附近同一个草坪上红四方面军的一位团长、一位政委、一位参谋长。

危秀英还救过邓六金的命。进入云贵高原的大山中时,邓六金突然病了,得了痢疾,发高烧,跟不上队伍。迫不得已,她流着泪要求把自己留在老百姓家里。

危秀英向连长请求留下来,护理邓六金跟在队伍后面走。她帮邓六金背着行李,给她找水,还用刀削了一根手杖。实在走不动了的邓六金,望着个子矮小的危秀英说:“秀英,你走吧,要死就死我一个吧!”

“只要我在,就不能把你一个人留下来!”危秀英断然拒绝了。就这样,2个人,4天4夜,邓六金终于病好赶上了队伍。长征后,危秀英还做了邓六金的月老,介绍她与共和国两任内务部部长曾山认识。

病榻上的危秀英,看起来只有不到1.4米的身高。记者简直不能想象,这样一个瘦小的被毛泽东、朱德等人戏称为“矮子”的姑娘,被美国记者索尔兹伯在他著名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里形容“像小白胡桃一样娇小”的她,是如何在艰难行军中,担负起那些救人的行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