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进化心理学:为什么女性有乳房 阅读(871 评论(0)
分享到:
hroot  2012/1/17 0:20:25 回复
很多人可能会认为标题中的这个问题很愚蠢,因为答案很明显:女人有乳房是为了喂养婴儿。实际上,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为何几乎所有女性都有乳房是一个谜。大多数女性在目前这个时间并没有分泌乳汁,但是她们拥有乳房。如果乳房仅仅是为了喂养婴儿,那么大多数女性就不会拥有它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乳房只会在怀孕的时候才发育出来,而且在女人们停止母乳喂养之后又会消失。人类中女性在青春期乳房得到发育,而且在年老之后仍然保留乳房,不管她们是否怀孕,这点在动物世界中是独一无二的。它需要一个解释。
 
小母牛在到了为喂养自己的小牛而产出牛奶的时候乳房才得到发育。一旦小牛断了奶,小母牛(如今是一只“奶牛”)的奶水枯竭,乳房消失。就像任何身体组织一样,生长乳房是有代价的。生长和维持乳房需要营养,而且乳房本身对于快速移动是一个障碍。确实,突出的乳房完全就是不必要的。这种突起物会毁坏海豹那符合流体动力学的外形,它们能够设法在没有乳房的情况下给自己的幼崽喂奶。一个女人在不需要乳房的情况下长出乳房,需要为此付出营养上和敏捷性上的代价。如果这样做有代价,那么它必须有一种益处,来解释为什么人类进化出这种特征。我们知道这个特征是人类所独有的,所以很有可能对此的解释可以从一些其他同样也是仅为人类所特有的特质中找到。
 
令人惊讶的是关于这个话题的著作非常少。有少量短篇的论文是很久以前写出来的,而且其中的大多数都被后来的作者所批驳。重复对于许多早期理论的证伪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参阅参考书目以做进一步阅读(特别是Cant, John G.H.1981年发表的那本书)。
 
素食的女人,肉食的男人
 
我们的祖先是猎人,他们能生存下来主要依靠吃其他的动物。其他的狩猎物种,像狗、猫和鼬,它们的成年雌性可能只有在自己怀孕后期或是照料年幼的后代的时候才停止狩猎。没有乳房,狩猎也足够困难了。所以乳房的阻碍作用被降低到了最小程度——它们只有在分泌乳汁的时候才发育。食草的兽群,像奶牛、绵羊和鹿必须能够比自己在兽群中的邻居跑得更快才能逃脱捕食者,所以拥有无用的乳房就相当于请别人吃你。大多数哺乳动物依靠速度来逃脱被捕食的命运,所以甚至独居的食草动物最好也是在合适的时候再发育乳房。
 
然而,人类却不是依赖速度来躲避捕食者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不同点。很少有会攻击一群人的动物,而且人类会利用团体策略,火、武器、投射物和类似的东西来防御自己。任何强大到足以打倒像成年女性这么大动物的物种,都可以如此轻易地在速度上超过她,以至于脚的速度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人类女性成群地搜寻食物,而在这样做有危险的地方,部落派遣有武装的年轻男孩,偶尔也有更年长的男人,来守卫女人。大多时候女人们都在营地里,在火堆旁边,很少有动物敢到那种地方冒险。因此,人类女性在进化过程中为发育乳房付出的代价相比于其他动物来说小了很多。在更新世(大约起始于两百万年前,终于一万年前,当时地球大多被冰雪覆盖,译者注),很少有怀胎的女性丧命于捕食者口下。她们允许被不分泌乳汁时的乳房妨碍。
 
换言之,劳动分工使得未生产时的乳房成为可能。我们父辈祖先的行为像食肉动物,需要能够自由地跑、跳来狩猎,而我们母辈祖先的行为更像食草动物,成群地收集食物。一个未产妇(nullipara)是还没有生过孩子的女性。很奇怪的是,我们都知道“处女”这个词,却很少有人知道“未产妇”这个词。
 
以上我们解释了进化出存在于不分泌乳汁时的乳房是如何成为可能的,但是这距离解释为什么它们最终被进化出来还有很远的距离。
 
美丽的羽毛,美丽的乳房?
 
一旦我们确立了进化出乳房的可能,那么持进化论的科学家可以争论,乳房可以进化为性别特征。它们可能就像孔雀的尾巴一样,是对于异性的主观的信号。孔雀的尾巴是很大的、扇状的、绿色的,上面有很多“眼状斑点”。其他的鸟类拥有长的、逐渐变细的尾巴,或是鲜明的红色羽毛。似乎进化出什么类型的羽毛并不重要,只要它可以被辨识,属于每一物种,而且引起异性对它的偏爱。一旦雌孔雀开始认为带有斑点的、扇状的绿色尾巴是迷人的,那么它们就乐于和符合这种描述而且拥有最美丽的尾巴的雄性交配。人类的乳房也可能是以相同的主观的方式进化的。这可能会导致我们相信“费舍尔压倒性优势选择学说(Fisherian run-away ion)”,并迅速地致使一种物种进化出例如颜色鲜亮的羽毛、喉部肉垂和鸡冠,以及或许乳房这样的特征。费舍尔的逻辑是说一旦男人发觉乳房很迷人,那么女人就有选择的压力使自己长出乳房,因此她们变得更加迷人,于是又有更大的压力使男人们认为她们迷人。
 
经典的费舍尔的例子就是孔雀的尾巴,我要向已经读过这个例子很多遍的进化论者道歉。然而在孔雀中,雄性是更加美丽的。在人类中,这是相反的:女性是更美丽的,而男性则都令人惊讶得丑陋。在大多数物种当中,雌性是生育后代的,它们必须对于掩饰这类行为比较敏感,所以不能过于艳丽。不过即使大多数雄性因为阻碍行动的羽毛而被猎杀,这也没有关系,因为剩下的雄性会对所有雌性受精,而且由于它们设法生存了下来,它们很可能会拥有最好的基因。这种情况最极端的表现形式就是某些物种中雄性很少甚至不参与抚养后代。然而,人类中男性比较多地投入到抚养后代中,因此男人更加有价值。正如之前所说,即使被乳房阻碍,成年女性由于被捕食造成的死亡数目仍然如此之低,以至于上述这条法则在人类中性别是反过来的。
 
Geoffrey Miller在自己的《The Mating Mind》(2000)一书中令人信服地论述了乳房是由性的选择(sexual ion)来选择的。就像其他类似的特征一样,它们凸显出性别间的差别;它们在骨骼上无从辨认;它们的大小在个体间存在很大差异;它们在青春期后开始变大;它们在性兴奋的时候充血;所有的文化都将其视为性别符号,而且很多文化以切去乳房作为一种性侵犯;在全世界它们都被凸显以示性感,或是被掩饰以减少有关性的注意。乳房大小差异如此之大是表明它们不像手或眼睛那么有实用价值的线索。在分泌乳汁之前乳房主要由脂肪组成。乳房在哺乳期开始大约八个月后产出最多的乳汁。然而,在最初八个月的哺乳期中,乳房的大小是最大的。似乎实际上脂肪阻碍了乳汁的产生,所以需要八个月的时间来改变乳房的构造,来达到最高的效率,并除去装饰性的脂肪。
 
一只雄孔雀的尾巴似乎有种天生的美,人类因此认为它美丽,不过它们并不是为了让我们观赏而设计的。人类的乳房呈现在观赏者面前一层套一层的圆环。我们很容易想象在这样的设计中也有一种天生的美丽。乳头位于那个位置并不是用来高效地哺乳的。当我们要打破一个桶,放出里面的液体时,我们不会在桶一半高的地方开口。一个更加高效的方法是在桶底开一个口。这样可以更好地得到乳汁(重力喂养),并且让婴儿更容易吮吸。对于乳头位置的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当它指向上面时显得更加诱人。同时这样不会显得下垂,因为它几乎从不直接指向下面(看看下文就可以知道为什么这点如此重要)。另一种解释是这种设计在几何学上的完美让观看者可以看到最微小的瑕疵。眼睛可以轻易察觉一个圆是否是一个正圆,它内部的一个圆是否和它同心。如果乳房的外形是用来观赏的,那么它的设计中就应该有些方面是特别难以做到正好合适的。
 
乳房在不哺乳的时候有非常重要的装饰作用。
 
所以,越大越好,对吗?
 
如果费舍尔压倒性优势选择学说能够解释人类乳房的进化,那么可能会有人认为乳房会长得越来越大。不过,这个过程中有许多制约因素。首先,乳房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功能:某一天它们需要被用来给婴儿哺乳。拥有很大乳房的女性描述说她们很难用母乳喂养婴儿。婴儿难以吸住乳头,而且他们可能会窒息。被严重拖累的母亲往往需要用双手来喂养婴儿。在我们祖先进化过程中所处的环境(进化适应环境(Environment of Evolutionary Adaption))中,母乳喂养应该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母亲的乳汁,婴儿会死亡(1)。母乳喂养需要很多时间,而更新世的婴儿可能需要比现在的婴儿所需更长的母乳喂养期。低估由于需要用双手来喂养孩子而付出的时间上的代价是不明智的。频繁的少量喂养对于母亲来说远比偶尔的大量喂养更加高效和舒适。乳汁在乳房中贮存了没几个小时后就会导致乳汁分泌的迅速较少,而乳房也会由于充血而感到不适。我们的母辈祖先希望继续采集食物和喂养婴儿的工作,而喂养每个小孩可能需要两年的时间。
 
另一种错误的“越大越好”的论据是认为男人觉得丰满的乳房性感,因为他们知道这样自己的孩子就不会挨饿了。实际上,未产妇的乳房主要含有的是脂肪,而不是可以分泌乳汁的组织。它们几乎完全无法表明将来这个女人能够分泌多少乳汁。乳房通常在哺乳期的前八个月变大。另外,能够分泌比实际需要量更多的乳汁并不是一种优势。一旦一个女人为了喂养孩子已经分泌了足够多的乳汁,任何剩余的产出都是浪费的废物。几乎所有女人都可以分泌足够多的乳汁来喂养一个孩子。乳汁的分泌会增加,以满足需求,所以一个生育了一对双胞胎的女人会分泌更多的乳汁(2)。
 
另外一个对于乳房大小的限制是它越是丰满,重力对它的不利影响就越快显露出来。下垂的乳房是年龄的象征,而在所有的文化中,年轻女人都是迷人的。一个年轻的新娘很可能会为男人生下更多的孩子,所以长出大到加速自己衰老的乳房是很不明智的。
 
还有一个限制则是一对东西长得越大,就越是难以让它们保持对称。身体的对称是健康的表现,而且它似乎在包括人类的多数物种中被用来作为评判配偶的一个重要标准。只有非常健康的女人才可以长出一对丰满而又对称的乳房。
 
因此,可能费舍尔压倒性优势选择学说在人类乳房进化中得到了体现,使乳房成为了性的装饰,但是一部分限制因素随后又限制了人类外形的变化程度。
 
它们很性感,你真傻!
 
对于这个谜团的下一个显而易见的答案是男人觉得乳房性感,所以女人进化出乳房。然而,需要再说一次的是,这还不够。是的,男人的确认为乳房有性的吸引力,但是问题是为什么他们这样认为?可能有人说我们喜欢吃,所以去获取食物。这不是“我们为什么吃东西”的答案。我们吃东西是因为不吃东西会死。我们喜欢吃东西是因为过去那些喜欢吃东西的人更努力地获取食物,于是因此遗传下来了更多基因。愉悦除了自己本身还有一个目的。男人认为乳房性感必定是因为它们是某些值得知晓的东西的信号。男人们尤其认为乳房性感,这表明乳房是女人某样优良的特性的非常可靠的指示物——它们是“诚实的指示物”。
 
一种对于以上理论的反驳是在一些女人习惯于袒胸的文化中,男人并不认为乳房性感。我要驳斥这种观点:我们不说女人的脸是性感的,多半是因为我们一直都可以看到它。但是如果我给一个典型的英国人看一张Celia Johnson(四十年代英国著名影星)的照片,那么他肯定会说自己在照片中看到的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女人身上任何向男人传达出其优良特质的身体部位都是性感的。
 
敌对理论
 
Wroclaw(波兰一城市)的Boguslaw Pawlowski博士在1999年提出了一种对于永久乳房的解释。他写道当人类不再生活于树上和森林中,而是转移到平原以后,他们进化出了一层皮下脂肪用以隔挡新环境中的寒冷。雌性激素同时负责女孩体内这种脂肪的形成和乳房的发育。乳房是拥有适量脂肪的象征,而男人们认为这样性感,因为胖的女性往往生出更易于生存的胖小孩。这个理论的一个障碍在于,男人肯定也能从这种皮下脂肪中受益,然而男人体内的这种皮下脂肪大大少于女性。他用了雌性激素会“扰乱男性的男性化过程”,以及男性需要变得更加敏捷以进行狩猎和打斗来解释这个问题。我认为即使一层脂肪可以起作用,那么一个敏捷灵活的男人也可能会在夜里冻僵。男人有时候也需要睡觉。
 
那层脂肪对于女人很重要,这点是可以肯定的。女人体内需要拥有一定量的脂肪才能够生育(3)。以前,要想变胖要困难许多。现代的饮食让它变得容易。如今,多数成功的职业女性田径运动员瘦得无法生育,他们不排卵。进化让男人发觉能够生育的女人迷人,而不能生育的女人就没有吸引力。多数男人自然更喜欢迷人的模特的曲线美,而不是无生育能力的女运动员的精瘦身材(Polivy 1986)。这为女人增加一点点脂肪提供了足够的理由。在我们祖先所生活的过去,女人不用狩猎也意味着她们可以肆意地增加脂肪。而食物的储存和隔离很可能也是有用的,因为为了略显丰满的体态所付出的代价并不高。
 
对于男人来说乳房可以作为女人拥有了足够脂肪的标志。我同样也不觉得这是个好的解释。人类利用对别人的一瞥来搜集关于对方的信息的能力是很强的。女人可以简单地用拥有多得足以生育的脂肪来向男人发出信号,告诉他们自己拥有足够的脂肪来生育。这样就可以显示了(4)。而且,如果男人把乳房看成是拥有生育需要的足够的脂肪的信号,那么女人可能会进化为有的长乳房,有的不长乳房,以此作为一种欺骗性的信号。她们可以不长乳房,来隐藏自己的脂肪,或者可以利用不足的脂肪长出具有欺骗作用的乳房,来显示自己丰满而能够生育。这和我们的观察不符。如果乳房仅仅是脂肪贮存量的一种信号,那么男人为什么会认为丰满的乳房和苗条的身材的结合是有吸引力的?为什么一个非常胖的女人仍然长着一对乳房?Singh(1995)发现无论在长期还是短期的恋爱中,不管女人其他部位长得怎么样,男人都更喜欢丰满而对称的乳房。
 
在我看来,Pawlowski的理论太过依赖于激素的作用了。认为激素有一些先天的作用是一个常见的错误。试想在一场战争中,某个男人是炮兵的前进观察员。他被告知如果看到敌人在西面的山谷中就点燃绿色的信号弹,而如果看到敌人在北面的山谷中就点燃白色的信号弹。他在北面山谷看到了敌人,然后点燃了白色的信号弹。几分钟后,他看到了敌军部队中的巨大爆炸。“我的天呐!”他想到,“这枚信号弹的威力真大!”实际上,信号弹对于敌人没有任何作用。真正起作用的是传递给在他身后成百上千炮兵的那个任意的信号。炮兵对于信号做出回应,遵循了事先预定的计划,向地图上的一处网格参考点开火。如果炮兵们不在那里,或者他们没有被告知白色信号弹代表的意义,那么信号弹就不会有任何效果。在另一个星期里,可能又会安排不同的密码,白色信号弹可能会代表完全不同的意义。
 
在动物中,激素就好像那些信号弹。他们没有先天的作用,对它们的响应是可变的。同样的激素对于某个物种可能有某种作用,而对于另一个物种中又有另一种作用。它可以在某种动物生命中的不同时期对其产生不同的作用。同种激素在同一物种的不同个体间可以产生不同的反应。生物进化出了对于激素的存在的不同反应。人类女性进化出了乳房和皮下脂肪,作为对于雌性激素的响应。她们同时也进化出了对于同种化学物质的其他响应。如果睾丸激素既导致了深沉的嗓音,又导致了胡子的生成,那么它真是一种不同寻常的化学物质。事实是它只是一种信号,是进化让男人对于这种信号做出长出胡子和声音变得低沉的回应。他们可能会进化成以在耳朵上长出很多绿色的小斑点作为对于睾丸激素的回应,但是他们没有那样进化。
 
同一种激素导致女人长出乳房和皮下脂肪不能解释女人长有乳房这个事实。患有库兴氏综合征的女人由于激素问题变得十分肥胖,但是他们并不长出丰满的乳房。在这里,不是雌性激素,而是皮质醇在起作用(5)。女人的身体对这个信号做出身体变胖的回应,而不是长出巨大的乳房。如果脂肪是用于隔挡寒冷,那么在乳房中增加脂肪并不有效。似乎身体可以产生一种机理,在不生长乳房的情况下长出用以隔离寒冷的脂肪,如果身体可以产生这种机理,那么它就会产生这种机理。导致永久的乳房的应该还有另外原因。

大障碍
 
我认为多数其他理论失误的地方在于它们在时间上都没有回溯到足够早的年代。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推测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的母辈祖先在不哺乳的时候是没有乳房的。我们和黑猩猩有着共同的祖先,而它们就没有永久的乳房。在过去的某个时期,原始人只在需要分泌乳汁的时候才长出乳房。如果永久的乳房是作为性的装饰物而得到进化的,那么我们首先必须思考当时的男人的色欲是什么。
 
如果乳房只在需要乳汁的时候才得到发育,那么当一个男人看到一个女人拥有乳房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可能将要生产了,她正在生产,或者她正在给婴儿哺乳。一个孕妇是无法再怀上另一个孩子的。一个正在生产的女人是很忙的。而一个正在用母乳喂养孩子的女人是很难怀孕的。母乳喂养是一种有效的避孕剂。如今通过现代高脂肪的膳食可能可以让正在母乳喂养阶段的女人怀孕,但是在更新世,可以做到这点的必需是一个罕见的营养良好的女人。在以狩猎为生的群居人群中,母乳喂养使分娩不会过于集中。因此,一对乳房对于一个注意观察的远古的男人来说,就很像是现代社会中一块写着“我现在不能生育。不要费力气尝试和我交配,你只会浪费自己的精子”的霓虹灯标牌。
 
简而言之,乳房曾经并不是催情剂,相反它只会让人“扫性”。人们认为更新世时期的女人花自己生育期的一半时间来分泌乳汁,远多于如今的女性。因此,女性是否有乳房对于当时的男人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
 
男人会进化出适合于当时的女人的好色本性。因此永久乳房的进化还有一个巨大的障碍有待清除。首先在生育之前就长出乳房的女人肯定在吸引优良配偶的时候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一个男人的本能会警告他不要和这样的女人交配,因为他看上去已经怀孕了,所以她的第一个孩子不会是自己的,而且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能产下自己的孩子。他可能会被误会,但是如果他依据自己的信念行事,那么这个女人就只有很小的机会和他交配。
 
一旦这个障碍被清除,那么乳房就可以自由地作为费舍尔的主观特征进化,或是以各种良好基因的广告的身份得以进化。直到那以前,所有其他的解释都是无用的。
 
 
 
女人是特殊的
 
女人是人类,尽管男性观察者会告诉你不同的结论,而人类和其他的动物在很多方面是不同的。正如我用人类的独特性来解释为什么乳房可以不用顾忌累赘的代价而得到进化一样,我会用同样的方法通过人类的独特性来解释最早拥有永久的乳房的女人是如何设法克服她们的问题的。
 
如果最早拥有永久乳房的女人是女人特质的优良实例,那么她们设法说服一些男人和她们交配就显然不是那么难以置信的了。女人也有性欲(我在这方面是杰出的权威),所以她们有实现这个举措的动机,特别是在遭遇了一段时间的白眼之后。

女人是秘密的
 
另一个关于人类的奇怪的事情是女性是偷偷地排卵的。对此现在广为接受的理论是女人偷偷排卵,以此让男人们猜测。如果一个男人知道一个女人生育能力不强,那么他就不太可能去努力讨好她的的孩子,讨好她,给他提供肉或者类似的东西。相反,他会有动机去别的地方寻找更有生育能力的配偶。雄性黑猩猩只有在看到雌性拥有丰满的粉红色臀部这个表明其生育能力的信号时才会对雌性产生兴趣。一个被蒙在鼓里的男人需要和一个女人有一种长时间的契约,需要在让她怀孕之前和她交配很多次。最近一项研究显示,女人在自己处于生育能力的顶峰时更有可能和性感的男人上演风流韵事。这些都是女人的优势,同时也是男人的劣势。如果女人是为了自己的优势而进化出这种保密的,那么她们仍然只在怀孕的时候发育乳房的事实就会有毁掉这整个效果的威险。乳房意味着哺乳,而哺乳意味着孩子和暂时的不能生育。这是男人可以利用的优势。
 
我认为进化出永久乳房的一个原因是为了维持秘密排卵的绝对优势。我的想法是秘密排卵和永久乳房大约实在同意时期进化出来的。

她们是怎么做到的?
 
第一批拥有永久乳房的狡猾的女人能够得到自己地区中最好的精子。她们能够做到这些多亏了许多的优势,包括如下所有:
 
女人可以说话,而且可以比其他任何动物更加有效地撒谎。虽然她们有乳房这个缺点,这些说话和撒谎的能力使得她们可以得到她们梦想的男人和精子。人类是生存时间很长的社会动物。一个男人可以因为一个女人的人格魅力、智慧和善良而爱上她。当一个和如此熟悉的女人交欢的机会摆在眼前时——这种情节他可能已经想象过一百遍了——他会很容易被说服去和她交欢,即使他对她胸前那对摆动的东西有一点点厌恶。他总是可以闭上眼睛不去看它们。
 
那些第一批拥有永久乳房的女人的伴侣很可能不会对于自己的女人是否只和自己交欢过于警惕,因为很显然那些女人的生育能力并不是很强。当一个女人生育了一个孩子,因此证明自己有生育能力的时候,她的伴侣只会在她的乳房消失的时候才会堤防自己的情敌。直到那以前,他会错误地以为自己可以放松警惕。
 
男人们不会认为有乳房的女人是永久没有生育能力并因此放弃她们。他们觉得,最终,一个女人的乳房会变平,她们也会再一次变得有生育能力。于是,男人总是费力气去和自己区域里的最好的女人发展关系,甚至是在这些女人没有生育能力的时期。一个即使是没有性爱的确立的恋情,对于希望和男人有一段风流韵事的女人来说也是有利的。这是另一个人类的特点。虽然雄性黑猩猩可以无视无生育能力的雌性,但是男人这样做会显得更加愚蠢。
 
与那些女人同时代的人和如今的女人很可能有不同的本能。明显的月经期使一种生物不能进化成在没有生育能力的时候也保持强烈的性欲。女人只有当处于生理周期中有生育能力的时期时才会进化得较为性饥渴。即使在今天,这仍然是她们性欲最强的时期。男人看到女人长着乳房就会自然地觉得她不会给自己戴绿帽子,因为她不会性饥渴。因此,不但要感谢她们放松警惕的男性伴侣,同时还要感谢她们的那些配偶正相对来说经历着缺少性爱时期的女性对手,第一批拥有秘密的经期和永久乳房的女人可以更加容易地和不同的男人做爱。
 
有可能当时男人拥有的一些本能促使他们为拥有乳房的女人提供食物,这种本能如今可能已经遗失了。有乳房的女人要用母乳喂养孩子,所以需要一些额外的食物。男人看到自己有乳房的伴侣会继续为她提供食物,继续为她外出打猎,她却自己在别处交欢,而且他有可能在她抚养作为果实的私生子的过程中继续赡养她。
 
由通奸所产下的孩子往往比平均水平的孩子更加优秀,因为那些女人们用自己的力量获得了最好的精子,而且在一开始她们成功证明了自己很可能是高质量的女人。因此这些女人的基因有很大几率得到了复制。
 
几乎可以肯定,这些拥有永久乳房的女人因为乳房的存在往往不会被认为是迷人的。不过,同样可以肯定的是,她们确实克服了这个劣势。现在的女人都有乳房就是证明。如果没有任何男人愿意和有乳房的女人交配,那么如今唯一拥有乳房的女人就只能分泌乳汁了。
 
进化的压力迫使男人摆脱了认为乳房令人反感的这个过时的本能。这种进化的压力真的很伟大。
 
 
重大的变革
 
突然间,男人们的世界被改变了。女人身上的乳房让他们失去性欲的这种本能曾经是一件好事,但是过了不久这种本能却成了一种劣势。如果在一个所有女人都有永久乳房的部落里,一个男人是仅有的一个不因为女人的乳房而完全失去性欲的人,那么他就会成为整个下一代人的父亲,而男性的本能就会迅速被改变。我不是说如此极端的或者和我的假设完全一模一样的事情突然间就发生了,但是我觉得男性本能的改变从正常的进化标准来看是相当迅速的。
 
本能是由基因编码的。基因由DNA串组成,而DNA又使用一种语言,Gattaca(一部科幻电影,影片中社会通过对每个人DNA的分析来决定你生命中的归属,译者注)。通过英语来说,一个男人的本能可能颇为简单,就像如下这样:
 
“看女人的胸前是否有一对圆的、摆动的东西。如果她们有这样的东西,就会觉得性欲消退。那对东西越大、越圆、越是摆动,这种感觉就越是强烈。”
 
可能有人会争论说,考虑到女人身体上的变化,男人可能会完全删除这种大脑中的程序。然而,一个相对小很多的变异可以把这种程序改变为:
 
“看女人的胸前是否有一对圆的、摆动的东西。如果她们有这样的东西,就会觉得性欲被激发。那对东西越大、越圆、越是摆动,这种感觉就越是强烈。”
 
只有一个词被改变了。这种本能差不多和之前是相同的,它同样定义了乳房,而且基于对这样被定义了的东西的评估加入了一种情绪,一种和性欲有关的情绪。我的猜测是将男人的本能从一个极端变到另一个极端要比将其从一个极端变为中立容易很多。而且,如果进化确实进行得很快,那么男人们可能会有竞争发展出更合适的本能的竞赛。最简单的一种解决方案可能会赢得这个竞赛,不是因为这是最好的手段,而是因为这是最快捷的手段。在一个大多数男人认为乳房使人性欲消退,同时很多女人都拥有永久乳房的世界里,一个觉得乳房正向地刺激性欲的男人相对于那些对于乳房感觉不太强烈的男人来说,可能会遗传下来更多的基因。男人对于乳房的色欲是进化过程中的一个伤疤——它并不是最理想有效的,但是这条道路最后引领我们走到了现在。
 
在进化使男人认为乳房性感之前,女人先进化出了永久的乳房。这两种变化可能在时间上有重叠,但是这个过程是由乳房的进化开始的,而不是男人对乳房的性欲。如果乳房的进化先发生,那么对于乳房的厌恶对于男人来说就是灾难性的。从最不现实的极端情况来看,在一个所有女人都有乳房的世界里,一个讨厌乳房的男人很可能根本不会育种。为了赶紧避免这种灾难,大自然会做得过分一点,给男人一种和乳房的价值不成比例的对乳房的本能好感。男人们可能会发现乳房如此性感,因为他们曾经觉得它是如此明显地使性欲消退。那种厌恶相当强烈,就和如今男人对于和老女人性交的厌恶一样强烈。男人们完全没有理由去和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人性交,所以本能会竭力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我怀疑这是正确的一个理由是,我观察到男人们几乎认为所有的乳房都是性感的。基本上,男人们根据吸引力做出对于身边的女人的定性的评判。一个女人拥有皮肤并不让她显得性感。所有女人都有皮肤。光滑、健康、没有斑点、富有活力的有弹性的皮肤是有吸引力的,而粗糙、有斑点、没有弹性的皮肤当然是令人反感的。男人是被女人皮肤的品质所吸引,而不是被皮肤本身所吸引。男人们确实给与乳房一些定性的评价,但是几乎所有年轻女人的乳房都会增强,而不是降低自己的魅力。一种相反的认为所有乳房都降低性欲的本能可以对此做出解释。
 
另一个让我们相信这种假设的理由是,如果男人好色的本性刚好和女人的生育能力完美地相配,那么男人会认为丰满的乳房最没有吸引力,因为女人的乳房在她用母乳喂养小宝宝的时候是最大的,而在此时她是没有生育能力的。男人会认为娇小的乳房更加性感,因为女人的乳房随着她们持续哺乳而变小。而随着哺乳的避孕作用的消退,女人们则渐渐变得更加有生育能力。这很显然和我们在现实世界中所看到的并不一致。
 
而还有一个让我们认为男人对于乳房的本能从厌恶变为被吸引的理由在于,男人们认为超大的乳房是有吸引力的。现在整形手术可以创造出在更新世难以想像的丰满乳房。有些女人通过丰胸使自己的乳房大到了可笑的地步,她们然后去跳脱衣舞或是做平面模特,并因此赚到了很多钱。似乎这样看来男人们头脑里对色欲编码的本能非常简单。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我看过的实验。实验中在一种海鸥的幼鸟面前呈现了很多不同的东西,根据记录它们经常去啄那些东西。成年的这种海鸥在它们的喙的下侧有一个略带红色的斑点。当幼鸟去啄那块斑点的时候,成鸟就将咽下去的食物喂给幼鸟。而当成鸟的斑点被颜料涂掉后,幼鸟就几乎不去啄成鸟的喙了。大多数幼鸟都去啄一个用有光泽的鲜红色指甲油涂过的乒乓球。看上去幼鸟似乎并没有留意到一个活生生的、会动的、熟悉的、海鸥形状的物体在他们身边,它们没有留意过去是谁喂养它们的,也没有留意从海上捕食回来的父母身上的气味。它们的本能只是“去啄圆的、红色的东西的冲动,越圆越红越好。”我觉得男人对于乳房有一种类似的本能。确实,男人相对假的乳房更喜欢真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他们着迷于巨大的乳房。
 
最后的障碍
 
如果最早拥有永久乳房的女人是女人特质的粗劣的样品的话,那么选择和她们交配的男人可能如今只有很少的后代。只有当那些拥有处于原始形态的“累赘物”的女人至少是合格的生育机器的时候,进化才会偏向于那些认为这种装饰有吸引力的男人。我需要证明虽然这是一种奇怪的变异,但是那些最先拥有永久存在的乳房的女人是能够胜任成为我们祖先的这项工作。
 
如果你跟随我最后部分的论据,那么你就会同意这种理论是围绕着这最后一个障碍的。是的,使男人被最有生育能力和高质量的女人之外的其他东西吸引的色欲是竞争不过更加合适的色欲的。不过有一种色欲是有竞争力的,它使男人被那些不比别的女人好也不比别的女人差的女人吸引,并且给别的竞争对手戴绿帽子。一旦这些女人生下了一个孩子并存活了下来,那么她们至少是合格的,而且她们会得到最好的精子,于是生下的孩子至少会和他们的母亲一样优秀。
 
进化是一个有很大随机性的过程。有可能最早拥有永久乳房的女人正好就是女性特质的良好的样品,即使她们不能用双手来跑步。

未产妇加入其中
 
在过去某个时期男人的色欲被改变成认为乳房是由吸引力的。一旦男人开始发展这种色欲,那么对于未产妇来说,看上去和比她们更成熟的竞争对手相似成为了她们的优势。我猜测先是女人进化出不会在母乳喂养结束后消失的乳房,然后这导致了男人进化产生对于乳房的色欲,接着,未产妇对这种新出现的色欲做出回应,进化出了乳房。
 
如果男人认为乳房性感,那么一个年轻的女人拥有乳房就会好于没有乳房。这样,她就更有可能赢得一个更好的伴侣,然后更早地开始生育,并生下和养育更多的孩子。她拥有的乳房没有任何分泌乳汁的作用。它除了让男人们觉得这个女人性感之外没有任何作用。在过去,年轻女人不会因为没有乳房而显得没有吸引力,但是一旦一部分女人拥有了永久乳房,那么所有的女人都必须承担这个负担。

如今的现状
 
现在男人的确认为乳房是有吸引力的,而且乳房如今是女人永久存在的特征。一旦人类进化到达这一步,乳房和对于乳房的色欲就开始被性的选择影响,作为费舍尔特征进化。一个被性的选择选中的特征就是它往往有很大的差别。人类的乳房大小有很大的变化范围。似乎乳房现在已经成了一种符合性的选择的特征。
 
孔雀的尾巴能够得到进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是一种优良基因的诚实的信号。如果它是任何一种关于不良基因的信号,那么它就不会得到进化了。为了生存和长出美丽的尾巴,孔雀必须健康、强壮、没有寄生虫,而且营养充足。所以当雌孔雀挑选雄孔雀的时候,如果一个雄孔雀有着巨大的、炫丽的尾巴,它就是一只好的孔雀。如果雌孔雀喜欢单调的、不对称的、损坏了的尾巴,那么她们很可能就会选择营养不良、多次险些逃脱、体内有寄生虫的雄孔雀。于是,她们就无法使自己的基因和最优良的基因结合。如果人类的乳房就和孔雀的尾巴一样,那么我们就会预计某些乳房会比其他的乳房更有吸引力,而且这些乳房是最难长出的乳房。
 
J.T. Manning (1997) 指出,女人体内雌性激素的高含量和较差的免疫系统是有联系的。这就说明只有十分健康的女人才有本钱拥有高含量的雌性激素。通过给一种障碍做宣传,丰满的乳房就像是孔雀的尾巴。正如孔雀尽管有尾巴还可以生存和茁壮成长一样,尽管免疫系统被抑制,但是女人仍然可以生存。
 
一个让拥有丰满乳房的女人性感的原因在于,她告诉人们自己容易怀孕。这可能是由于丰满的乳房是雌性激素充足的标志,而雌性激素的一种作用是使卵子的细胞膜——透明带更有可渗透性。它还能够影响子宫颈内粘液的pH值。因此,精子能够更容易地对一个乳房丰满的女人的卵子受精。请注意这部分推理没有解释女人为什么会长出乳房,但是它解释了为什么男人认为丰满的乳房比娇小的乳房更加性感。上面这两段都将激素的影响用来作为论据的一部分,所以它被我之前关于激素的理论削弱了。然而,现在我谈到的是现在乳房的差异,而不是乳房为何会得到进化,在这样的语境下,这条论据就变得有力多了。
 
我先前提到过丰满的乳房会更快的下垂这一事实对于乳房的大小是一种限制。可能有人会争论,丰满而有活力的乳房因此是年轻的证据。对于一个有短期交配策略的女人来说这可能是有利的,虽然她在将来会为此付出代价。我将其视为一个很不重要的因素,如果在乳房的进化过程中,这是一个主要的影响因素,那么我会预测进化使女人拥有一种被改进了的乳房,它在女人年轻的时候丰满,而随后逐渐变小,于是这样就可以将下垂的缺陷尽量减小。而且,还有很多其他关于年轻的信号,例如年轻的皮肤。我们还可以相应地指出,色情行业模特的职业生涯会在她们丰胸之后变得更长。有人可能会说这种丰满的人工乳房可以成功地让女人看上去更年轻。不过也有可能被丰满的乳房激起的性欲仅仅弥补了男人看出她们已经不再年轻的这个事实。我曾经考虑用一张照片来阐明这点,但是后来决定不这么做。
 
对称是健康的一种良好的体现。很多研究有力地说明人类和其他生物将对称的身体视为良好的身体。人类的某些部分尤其难以长得对称。脸就是其中之一,而人们鉴别一个人是否美丽很大程度上要看脸部。小的乳房容易长得对称,但随着乳房变大,长得对称就变得越来越难,而且任何的不对称都更明显地被体现出来。长出丰满而不对称的乳房就是将自己的畸形告知别人,而这对于女人生育的可能性是不利的。Manning和其他人(1997根据1996的版本修订)指出乳房丰满的女人其乳房惊人的对称,远比通常意义上典型的身体部位对称得多。这说明只有有能力长出对称而丰满的乳房的女人才会长出丰满的乳房,这正好符合它是体现女人健康的一种宣传这一说法。对称的问题可能可以从Manning(1997)的发现中得到反映。他发现已婚女性的乳房更加对称,且略小于未婚女性的乳房。再一次提醒大家,这只是解释了丰满乳房的性感,而不能解释乳房的存在。
 
Miller(2000)提出单一的给人印象深刻的性装饰物就足够了。一只孔雀如果长了一条无比美丽的尾巴,那么它必需是非常健康的。它没有必要长出两条这样的尾巴来证明自己。一条尾巴是一个诚实的信号,而一个诚实的信号就是证据。Miller声称,拥有幽默、音乐、演说以及其他才能的人脑是一种性的装饰物。这就意味着一个很聪明的女人用自己的智慧就已经向世界证明了她拥有良好的基因和健康。她并不需要用丰满的乳房来赢得属于自己的男人。一个智力较低的女人就需要做些事情来证明自己是值得男人的求爱的。如果她没有足够的智慧让一个男人待在自己身边很多年,经常和自己做爱,并且和自己一起抚养孩子,那么她至少可以证明自己容易怀孕,以此做为弥补。男人们会认为这种女人是尤其有吸引力的,因为她们似乎向男人提供了彩票的头奖:一个不需要为之承担抚养义务的孩子。
 
女人不同的行为和她们不同类型的魅力是相吻合的。这点得到了很多观察结果的支持。比方说,身材迷人,而脸蛋不太美丽的女人更有可能沉溺于一夜情,而且早三年失去贞节。她们也更看重自己伴侣身体上的吸引力,而在其他方面倾向于表现得更有男子气概(Mikach和Bailey, 1999)。这有可能一部分是由于一个女人出生前在子宫里,而出生后会接触到雄性激素。一些女人两种性激素含量都很高,而雄性激素让人变得好色。乳房丰满的女人第一次月经来的更早,而更少结婚(Manning, J.T, et al., 1997)。这表明女人的本能被微调成对她们的生殖最为有利的情况,同时也说明乳房是性感的。一个很可能因为美貌和智慧获得长远的成功的女人,可能会长出较小的乳房,并且在失去贞节之前等待更长的时间。对于女人来说,另一种选择则是尽早变得尽可能的性感,并且尽早开始生育。这并不意味着她们对于和自己性交的男人不挑剔,但是这意味着她们比较不关心那些男人会和自己相伴多久。她们可以因为性感,而不是聪明,来得到最好的精子,但是她们只能在自己年轻的时候用这种方法得到最好的精子,所以她们“去争取这些东西”。根据推测,高含量的性激素,包括雌性激素和雄性激素,和较低的智力水平之间是有联系的,而这正好符合我们上面的说法。这同时也和另一个常见的现象相吻合:女人们很看不起那些胸部丰满而水性杨花的情敌。
 
拥有乳房的另一个好处是它扩大了胸部的大小,同时减小了腰部的相对大小。对于一个观察者来说,如果女人拥有乳房,那么她的腰部看上去就更细。男人会觉得看上去很有生育能力的女人是性感的,而孕妇是没有生育能力的,所以看上去腰部没有凸出的体型让女人更加性感(参见我对于肥胖的大腿的理论)。
 
所以,女人既然需要一直“带着”乳房,似乎她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接受了长出一对优良的乳房带来的麻烦。
 
同时,男人被一种并不理想的本能所束缚。他们的欲望被一对无用的充斥着脂肪的袋子所点燃。然而,男人却承担不起失去这种本能的损失。不分泌乳汁的乳房就好像核弹一样——我们需要它只是因为别人也有这种东西。
 
注释
 
1.       我相信用其他动物的乳汁(最好不要是牛奶)是有可能可以将孩子养大的,因为它们含有丰富的钠。很显然狗奶是可以的。婴儿一开始不能消化固体,因为他们的肠子还没有发育完全,而且他们不能很好地排出固体或者生成所有必需的酶。用血液来喂养婴儿是行不通的。血液中没有足够的能量。它只含有一点点葡萄糖和非常少的脂肪。
 
2.       吮吸导致母亲体内催产素和催乳素的释放。催产素产生贮存的乳汁;催乳素催发出更多的乳汁。吮吸的越多,产生的乳汁也越多。
 
3.       要出现第一次的月经,一个女孩需要积累相当于自己体重17%的脂肪。到脂肪重量达到体重的27%时,女人的生育能力仍然相对较低。在性成熟以后,如果这个指标降至22%,则会导致月经停止(Gallup 1982)。
 
4.       Tovée, Cornelissen et al. (1999, 2001) 指出人们在评判同胞的身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的时候是非常准确的。
 
5.       库兴氏综合症是由过多的皮质醇引起的。皮质醇是(在其他东西中)重要的激素,它含量过高最典型的原因就是药物或者肿瘤。皮质醇虽然和合成代谢类固醇(anabolic steroid,一种加速肌肉生长的药物,译者注)有关,但是它并不是导致后青春期脂肪贮存的主要激素。雌性激素才是其真正原因。
 
 
 
 
 
 
参考书目

Anderson, Judith L. (1988) Breasts, hips, and buttocks revisited – honest fatness for honest fitness. Ethology and Sociobiology vol. 9, pp.319-324.

Anderson Judith L. et al. (1992) Was the Duchess of Windsor right? A cross-cultural review of the socioecology of ideals of female body shape. Ethology and Sociobiology vol. 13, pp 197-227.

Cant, John G.H. (1981) Hypothesis for the evolution of human breasts and buttocks American Naturalist vol. 117, pp. 199-204.

Caro, T.M. (1987) Human breasts: unsupported evidence reviewed Human Evolution vol 2, pp. 271-282

Gallop, Gordon G. Jr. (1982) permanent breast enlargement in human females 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 vol. 11, pp. 597-601.

Manning, J.T. et al. (1996 revised 1997) Breast asymmetry and phenotypic quality in women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ur vol. 18, p.223.

Mikach, Sarah M. and Bailey, J. Michael (May 1999) What Distinguishes Women with Unusually High Numbers of Sex Partners? In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ur, Vol. 20(3): 141-150.

Miller, Geoffrey (2000) The Mating Mind London.

Pawlowski, B. (1999) Permanent breasts as a side effect of subcutaneous fat tissue increase in human evolution. Homo vol. 50, pp. 149-162.

Polivy, J., Garner, D.M., and Garfinkel, P.E.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of the current preference for thin female physiques. In Physical appearance, stigma, and social behaviour, C.P. Herman, M. Zanna, and E.T. Huggins (eds.). Hillsdale, NJ: Erlbaum, 1986, pp. 89-112.

Singh, D. (1995) Female health, attractiveness, and desirability for relationships: Role of breast asymmetry and waist-to-hip ratio. In Ethology and Sociobiology, 16, 465-481.

Thornhill, Randy and Gangestad, Steven W. (May 1999) The Scent of Symmetry: A Human Sex Pheromone that Signals Fitness? In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ur, Vol 20(3): 175-202.

Tovée, M.J., Maisey, D.M., Emery, J.L. and Cornelissen, P.L. (1999). Visual cues to female attractiveness.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London. B.266: 211-218.

Tovée, M.J., and Cornelissen, P.L. (2001). Female and male perceptions of female physical attractiveness in front view and profile.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logy (in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