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支配群体的十条规则 阅读(858 评论(0)
分享到:
hroot  2012/1/17 0:13:23 回复
我们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与其他人一起组成的群体度过的:我们形成团体,然后进行社交、挣钱、运动、制作音乐,甚至是改变世界。尽管群体是多样的,但涉及到的很多心理历程是非常相似的。

下面是十个有深刻见解的研究,它们给出了已被了解的关于群体心理学动力的特色。

1、群体可以从零开始

形成和加入社会团体这种渴望是极其强大的,是根植于我们本性的。除了其他的东西,群体赋予我们一个最珍贵的礼物——我们的社会身份,这就加强了我们的自我意识。

 1971年,亨利·塔杰菲尔等人就在所谓的“最小的群体范式”中演示了人们是如何容易地形成和加入群体的。在他们的研究中,他们只是给了那些彼此陌生的男孩一点点他们要被分成两组的暗示,并且即使在不知道,也没见到在他们组里的其他人的情况下,他们也更喜欢本组的人。因此,群体行为可以从零开始。

2、入门仪式提高群体的评价

已经存在的群体是不会让其他人免费加入的:这个花费有时是金钱,有时是智力,有时是物质的——但是通常都有一个入门仪式,即使是良好伪装的。

阿伦森和米尔(1959)通过让一组女性阅读从色情小说中抽取的几段文章,测验了入门仪式的影响。然后,他们认为加入群体的女性比那些没有经历过羞辱的入门要更加积极。所以,群体不仅想要测试你,他们还想要你珍惜你的成员资格。

3、群体培植遵守观念

加入一个群体,被准许入门后,我们必须要有群体规范的概念,即那个群体中的行为准则。群体准则可能会极度有力的,会在我们从没预想过的方面干扰我们的行为。

阿希(1951)实施的最著名的实验之一,就表明了我们是如何容易地去遵守那些不成文的群体规范。他让参与者坐在其他门组成的一个群组中间,判断一条线的长度。这个方法是,所有这个群组中的其他成员都是实验者的同伙,并且这些人都被告知要在哪条线更长上撒谎。不可思议地,有76%的参与者至少有一次否认了根据他们感觉而来的证据,只是为了和整个群组一致。然后,他们就为他们的行为编造各种各样的借口。最普遍的说法是:“多数人是不会错的”。当然了,他们能这样辩护自己。

4、摸到窍门或者被排斥

群体规范是无处不在的:当我们开始破坏这些规范时,这就变得更明显了。高芬柯(1967)让青少年回到他们的家里,然后表现得跟他们平时完全不一样,比如只在别人跟自己讲话的时候才出声,变得有礼貌,表现良好——但是一次只有15分钟。他们的父母没有开心,而是震惊和生气,指责他们的孩子很自私和粗鲁。只要破坏群体规范,你就会很快明白这个道理。

5、你变成你的工作

尽管群体有规则——适用到群体中每个人的规则——在群体中人们都有角色,也要遵守与他们的地位一致的规则。最出名的规则力量的例子是斯坦福监狱实验。

心理学家把年轻人放在一个模拟的监狱环境里,一些人是囚犯,其他的是监狱长(津巴多,1972)。这个实验仅仅进行了计划中14天的6天,就被停止了,因为参与者都太过于遵从他们作为顺从的囚犯和跋扈的监狱长这些角色了。这个实验还造成有些人的情感忧虑了。甚至在开始整个实验之前,那些实验者也屈服于他们作为监狱警长的“角色”了。

 6、领导者通过顺从获得信任

任何一个群体的引人注目的,高地位的角色都是它的领导者,但是这些领导者从何而来呢?在有些群体中,他们是在群体外任命和强加的,但是很多群体的领导者都是慢慢地从普通成员中产生的。

观察匈牙利一个幼儿园的梅雷,就进行了一个有很多东西要教授的研究。他注意到那些成功的领导者都是那些刚开始先融入群体,然后再慢慢地开始提出从旧活动中改良过来的新活动。孩子们不会跟随那些直接提出新主意的潜在领导。领导者刚开始先顺从,只是后来,当赢得信任后,他们就能很自信其他人会追随他们了。这个理论在后来对成年人的研究中得到证实。

7、群体可以改善表现……

其他人的存在可以使我们表现更好。社会心理学的先驱诺曼·崔普利特注意到,戴着涵盖每一英里的起搏器的自行车运动员比那些没有戴的要快五秒钟(崔普利特,1898)。后来的研究则发现这不是仅仅关于竞赛的影响的。其他人的存在好像都有利于我们自身的表现,但只有当任务是与他人分离,可以在自己的是非曲直来判断时才会更好。

8、……但是人们会虚度光阴

然而在其他情况下,在群体中的人们显露出极大的碌碌无为的可能性。另一个社会心理学的先驱马克斯·林格尔曼,在19世纪90年代发现,当他们在有8个成员的一个小组里,相对于他们单独出力的时候,参加拔河的人只是出了一半的力。这就表明当藏在群体里很容易,例如任务是相加的,每个人的贡献是很难衡量的时候,人们会懈怠到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程度。

9、小道消息有80%的准确率

情报、传闻、流言和嚼舌头是很多群体的血液。它会在大组织中极快地传播,因为人们非常喜欢说长道短,但是“他们”在谈论的是什么呢?你能相信“他们”所说的那些话么?

西蒙斯(1985)分析了在工作场所的沟通,然后发现大约80%的时间人们在谈论工作,令人惊讶的是有80%的信息是准确的。其他的研究也提出一个相似的数据,表明尽管细节会在途中不可避免地丢失,但是这些小道消息大部分是准确的。

10、群体滋生竞争

尽管在群体成员中的合作一般来说不是很大的问题,但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合作是很糟糕的。人们可能进行个体合作,但一旦在一种“他们和我们”的情况下,很快双方就会变得非常敌对。

因斯科等人(2001)让参与者玩一种典型的,名叫“囚犯的两难”游戏,以此用来测量竞争性。单个人时,人们的竞争性是37%,但在有三个成员的小组里时,竞争性就上升到54%了。人们很容易就对其他群体产生猜忌,推理出当是单个成员时还尚好,但是作为整个群体就不能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