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男子花9年修好70岁抗日摩托车 阅读(1406 评论(0)
分享到:
shema  2012/9/29 9:45:48 回复
这辆哈雷摩托曾在史迪威公路上运送抗日物资,在大炼钢铁的年代得以幸免
这辆哈雷摩托曾在史迪威公路上运送抗日物资,在大炼钢铁的年代得以幸免

每一辆哈雷摩托都有一段有关旅程和激情的故事。

昨日在大理进行的哈雷全国骑行活动上,46岁的王冰与他那辆1942年份的哈雷军用WLA750一亮相,顿时HOLD住全场。过去9年来,王冰的细心修复,让这个产自1942年的大家伙得以重新上路。

重庆哈雷车组会的5位成员在洱海边体验了一把“风花雪月”。

昨日早上10点,110辆哈雷摩托一齐轰鸣,他们从大理古城南门出发,开启了哈雷戴维森中国第四届全国车主骑行活动。

“大理洱海是我们旗下活动的首站,接下来的三天里,我们将带领车队成员继续西行南下,进入史迪威公路腾冲段骑行。”哈雷车主会及客户体验国际业务总监魏奈哲表示,这次骑行活动持续四天。

记者发现,有5名重庆哈雷车组会的成员也来到这里,他们戴着黑色大头盔,身穿哈雷图案的皮衣,脚上穿着黑色机车靴。重庆哈雷车组会秘书长潘西说,今年重庆车组会刚刚成立,这次骑行算是重庆哈雷迷第一次大型聚会。除了骑车,作为秘书长的潘西还需要与北京、上海、成都等哈雷分会的负责人交流车组会经验,组织区域性活动。

“我们准备回重庆后,开始组织一些两地联合骑行活动如武汉和重庆,扩大我们的影响力。”潘西说。

开着霸气的哈雷摩托,平日重庆车主们都怎么玩?另一位重庆车主陈彪说:“这个圈子不大,我们都是因为喜欢摩托才走到一起的。平日里,如果有时间大家就骑车去滨江路跑几圈,再找个好吃的餐馆吃一顿。最主要是能聊自己的爱好和玩儿在一块。”

这五位重庆哈雷骑士中,徐永星也是一个铁杆车迷,他十几岁就开始玩车。“你能感受到人在风中移动的感觉。”这一次来大理,徐永星实施了一次“摩托车+轿车”组合的全家自驾游路线,从重庆到西昌再到泸沽湖再到大理。这几天,他和其他两位重庆车主商量好了,大理骑行活动结束后,大家直接自驾到香格里拉继续玩。

百余辆哈雷游大理,重庆来了五骑士

那些年

他是不羁的摇滚青年

邂逅哈雷的生命激情

那一年

它在阳台上蠢蠢欲动

等待着一名新的骑士

这些年

他着魔一般细致修复

它又重新回到了25岁

“我们那个时候的穿着,比现在玩摇滚的年轻乐者还要夸张,跟美国嬉皮士那一代一样潮。”

“它在老先生家的阳台上摆放了25年,它曾经沿着史迪威公路,为中国在抗日战场运送物资。”

“我不会再像年轻的时候一直在路上奔走,而是想停下来做车。即便同一款车也可以赋予它不同的个性。”

46岁的王冰从小在西安长大,他们这一代人经历了国内最早的摇滚热潮。从十几岁开始,王冰就与朋友组乐队玩摇滚。

现在的王冰留着一头短发,身上挂着复古银饰,看上去着实有些低调,除了身上的那件印有哈雷LOGO的T恤,很难将他与代表前卫、嬉皮士的哈雷摩托联系到一起。“我十六七岁的时候,也曾经是一身嬉皮士打扮,长发、文身、军靴……我们那个时候的穿着,比现在玩摇滚的年轻乐者还要夸张,跟美国嬉皮士那一代一样潮。”

知名音乐人许巍是王冰特好的哥们儿。“我俩差一岁,那时候天天在一起玩音乐,觉得特自由,特有追求。”王冰说,自己18岁那年在西安的旧货市场第一次见到哈雷摩托。那辆哈雷也颇有来头。当年,福布斯骑着它遍游中国,最终把它赠送给陕西体委。

“那个裸露的发动机缸径,V型缸的振动以及震撼的轰鸣声,感觉这机械能牵动人心,这种生命的激情和音乐带给我的感受是一样的。”王冰说。

后来,王冰到新疆当了三年兵,在部队文工团里弹琴唱歌。三年的部队生活,让王冰的骨子里多了一些不羁和对自由的向往。1992年,从部队转业的王冰下海经商,利用业余时间玩音乐和机车。他开过理发店、影楼、服装店、餐厅等,他也买了自己第一辆哈雷FXS1200。

王冰算是较早一批玩哈雷的人。30岁以前,他骑着自己的哈雷到处旅行,拉萨、宁夏、西宁……他们常常是想起去骑行,打个电话说走就走。

1999年,听朋友说西安临潼县邮政局一位老先生家里有一部好车。后来去了才发现,这款WLA是当年抗日战争时期美国支援中国飞虎队的1000辆军用哈雷摩托车中的一辆。它在老先生家里的阳台上摆放了25年。它曾经沿着史迪威公路,为中国在抗日战场上运送物资。

“抗日战争结束后,很多军用车都拿去大炼钢铁。那时候老人家发现这个大家伙造型比较特别,于是就把它留了下来,才得以幸免。”王冰说,2003年,他把这辆哈雷买了过来,并开始着手修复。

200多个零部件全部拆卸、30多个关键零部件需要更换、皮具需要修复还需要补特质的军用绿色油漆……王冰如同着了“魔”一样,开始对车子进行改装修复。

白天,他是一个西安珠宝商。晚上,他便成了哈雷机械发烧友。王冰有一个大本子,里面记录着所有零部件型号,他还有一部Discovery探索频道关于翻新同款哈雷WLA的纪录片。“美国人拍一台哈雷车的拆卸就拍了15集,对每个零部件进行了细致完善的复原和维修。”王冰说,每一个零部件的拆卸与组装都会赋予车子新的生命。

“哈雷玩到后来就是玩机械制作。我不会再像年轻的时候一直在路上奔走,而是想停下来做自己的车。即便是同一款车都可以赋予它独特个性。”王冰说,现在这款车基本上恢复到25岁车龄的性能,能够正常上路。接下来他会继续去发掘两款早期的古董车,继续去修复赋有生命的机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