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培训与会展
» 更多活动
北大缘何被“众口铄金”? 阅读(1139 评论(0)
分享到:
my123  2012/9/6 13:55:33 回复

「背景」经济学者邹恒甫与北京大学的“丑闻”之争,你来我往若干回合后,目前走上了法律程序。8月31日北京大学称已正式起诉邹恒甫。

起诉较之之前北大的诸多应对之策显然进步了一些——8月21日邹恒甫发帖爆料,21日晚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便断言“北京大学绝无此事”,同时发言人蒋朗朗还揣测邹恒甫之居心——“也许对几年前北大没有继续聘任他而有所想法”;之后北大新闻中心又突然发出题为《言论当真诚自由即责任》的特约评论员文章……双方更多陷入了口水战,对于人们最为关切的事实却始终未能提供确实证据。

与此同时,公众则已经从初期的起哄和窥私,渐渐走向理性,开始向邹恒甫追问证据。被逼问却拿不出证据的邹恒甫也在微博上低调地表示认错,他说:“我笼统地写北大院长系主任教授在梦桃源淫乱当然是太夸大了……”

在微博时代,怎样看待“不负责任的爆料”?当事者又应该如何理性应对舆情危机?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助理教授郑戈指出,越是在一个权威失信的时代,越是需要辨明是非、惩恶扬善。如果因为体制内道德沦丧的事情层出不穷,便认为可以无凭无据地指责其中任何一个人干下了令人不齿之事,这无异于进一步搅浑了是非标准,捣毁了公平尺度,使向善的力量,无法萌生和壮大。

郑戈说,在微博时代许多谣言得以广泛传播,甚至就连铁证也无法阻止一部分人继续散布在客观中立的旁观者看来荒谬不经的指控,这首先是因为网络时代,造谣和传谣的成本都降到最低。人人都可以在一个个公共平台上“畅所欲言”,而且也造就了无数个只需轻点鼠标就可以重复和散布谣言的转发者。在这种情况下,培育言说伦理和追究法律责任都变得十分困难。同时,微博上形成了无数个气味相投之人的聚合,偏见得以相互强化,错误得到支持而不是纠正,导致“群体极端化”现象。加之从众心态,粉丝众多的“大V”们一旦发言,哪怕是感叹一声早饭真好吃,也会有相当的转发量。“众口铄金”的威力,在这个时代通过网络而得到无限放大和增强。

那么法律在保护名誉方面能做些什么?

郑戈认为,诉诸司法程序维护自己的名誉是北大可以做出的选择之一。同时,他指出,法人不享有宪法上的人格尊严等权利,其名誉权只是一种单纯的民法权利。但这一事件中同样受到损害的还有梦桃源女服务员们的名誉,这些公民的名誉不仅是一种民法权利,还属于宪法第38条所保护的“人格尊严”的范畴,因此具备与“言论自由”同样的权重。

郑戈说,应该看到,邹恒甫本人已经付出了相当大的名誉代价。多数理性的旁观者都对他这种行为感到不解或鄙视。从这个角度看,社会规范往往比国家的正式法律更能有效地鉴别名誉之虚实,并对名实相符的名誉给予肯定和保护。